• 首页 > 战争女强 > 少主,夫人她又双叒跑了

    好看的小说《少主,夫人她又双叒跑了》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宋玉绰谢长安小说阅读

    作者:梨摇

    书名:少主,夫人她又双叒跑了

    更新时间:2022-09-14 18:18:09

    来源:网络

    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少主,夫人她又双叒跑了》的小说,小说是梨摇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值得非常推荐。
    第6章马车碌碌前行,发出的吱吱声不停的凌乱着她的心绪。宁笑......
    好看的小说《少主,夫人她又双叒跑了》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宋玉绰谢长安小说阅读

    第6章

    马车碌碌前行,发出的吱吱声不停的凌乱着她的心绪。

    宁笑?妹妹?

    谢长安从未在她面前提起过这个亲人,即便是在她提出要与之成亲这般重要的事之时也不曾。他的心里究竟是怎么看待她的?

    “谢长安此人一年前才来上京,虽第一琴师之名曾天下远扬,但他身份仍然可疑......有些事需得好好斟酌。”

    皇兄的箴言言犹在耳,此刻不停的重复着,让她的心时而焦灼,时而冰凉,飞天遁地,极不安生。

    但只要一想到谢长安明俊风雅的姿容,与母后极为相似的天籁琴音,心里便瞬间被莫名的亲切,悸动与欢愉充满,那些疑惑与不安便被驱的一干二净。迫切的想与之在一起的心情,便是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思及此,慌乱的心安定了几分,身子也闲适的向后靠了靠。

    不多时,马车悠然停下,绿漪掀开了车帘,将她搀了下来。

    她整了整衣襟,望着夜幕下巍峨庄严的宫门,心里只觉异常的紧张。既然喜欢他,既然做了决定,又何必畏惧?

    “公主,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正要举步进宫之时,绿漪忽然匆忙开口。

    宋玉绰止步,回头瞧见绿漪一脸的不安,不禁眉头微蹙,“你怎么了?”

    绿漪愁眉,紧抿着嘴唇,十分为难的样子。

    宋玉绰满心想着婚事,见她迟迟不语,没了耐心又要走。绿漪又急忙叫住了她。

    “你到底想说什么?”宋玉绰微恼。

    绿漪一惊,怔怔的看了她一眼,随后似是鼓足了勇气一般,低声道:“公主,你是不是要求皇上赐婚了?可是奴婢觉得谢琴师恐怕没那么简单,他有妹妹为什么不告诉公主?你们都是要成亲的人了。”

    方沉寂下去的忐忑再度被挑了上来,她头疼的捏了捏眉心,随即胡乱的摆了摆手,“也许他有他的用意。”言罢不等绿漪再说,径直转身朝宫内快步走去,生怕绿漪再说出她不想听的话来似的。

    此时此刻,她只想与谢长安长相厮守,至于其他的,相信谢长安会给她一个合理的交代。

    看着长公主逃也似的倩影,楼武皱眉问道:“怎么回事儿?谢琴师何时有了妹妹?”

    绿漪摇头,丢下楼武便赶忙追了上去,楼武困惑不已,不作多想也随后跟上。

    入宫赴宴者,皆不可佩剑携带丝毫利器,更遑论带刀侍卫。但长公主深受皇上疼爱,享有一切特权,故而楼武在宫中亦可如影随形。

    皇宫里,宫灯蜿蜒明亮,与天上星辰相互映衬。清风微凉,拂平人心内的浮躁,带来一片宁静。

    宋玉绰吐出一口浊气,走向百华殿。尚未走近便听得殿内一片热闹嘈杂的声音。心下不自觉又紧张了几分,手心沁出细细的汗来。

    略定了定神,这才步入。

    门口的太监远远瞧见便高声唱报。

    待入殿内,众臣离席齐齐相拜。放眼看去,当属首位一青年尤为亮眼,肌肤白壁无暇,淡眉星目,模样是如玉的斯文俊秀,身着一袭黛色锦袍,气度谦恭和煦夺人眼球。站在众人之中仿佛一景。

    不是大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受人敬仰的右相连庭又是谁?

    遥想前世,她正是被他这副谦谦君子,满腹才学的温润模样所蒙骗。如今再看,若非她洞察前世,只怕再见依然会再受蒙骗,不知是连庭伪装的过于优秀,还是自己太蠢!

    等了须臾,不闻长公主说话,众臣奇怪的抬眼瞄了一眼,这才发觉原来长公主的目光早被右相给吸引住了。

    心下却并不感到奇怪,毕竟在谢长安之前,长公主一直倾心于右相,只是不知为何,长公主一夕之间突然转了性,与右相断绝了情丝,转而迷恋上了沉仙阁的琴师谢长安。

    然而一个身份低贱的琴师,如何能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右相相比,公主后悔也未可知。

    连庭虽然出身市井,却少年得志,才学渊博,十六岁中了状元,方及弱冠之年已官拜右相,深受皇上倚重,可谓人中龙凤。又生的相貌俊美,不知惹了上京多少闺中女子惦念。

    但凡是个人,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右相。公主兴许只是贪图新鲜,新鲜过后,才醒悟右相才是良配。

    连庭感受到她的目光,抬眼便触到她不冷不热的视线,浅色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丝伤感,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府上反思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可是任凭他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兴许,长公主仅仅只是移情别恋了。但是又未免过于突然。

    宋玉绰看到连庭略露伤心的神情不禁冷笑一声移开了目光,连庭见之大感惊异。

    随即免了众人的礼,归于原位。

    她在首位跪坐入席,长案上摆放着瓜果点心及美酒、清茶。

    刚入席,便有宫女前来斟酒倒茶,接着耳边便隐隐听见几声断断续续的窃窃私语。

    “......面首......好歹是......天下琴师。”

    “啧啧......皇家颜面......尽了。”

    “哼......不知羞耻......”

    虽然言辞断断续续,但也不难听出这是在议论她将谢长安安置在公主府一事,不禁沉了脸色,执酒杯的动作滞在半空,为谢长安感到心疼。名动天下的琴师被她圈养在公主府内,不知承受了多少非议与嘲讽。不过不要紧,她很快就会让这些人闭嘴。

    不多时,殿外又传来太监的唱报声。皇上同皇后、宜妃驾临。诸臣立即起身跪拜,又各自归座。

    宋玉绰目色含笑看向龙椅上的人,只见宋赢彻头戴金簪,身着同色窄袖便服,眉色浓郁,英朗俊美,面色沉毅,含笑道:“今日是中秋佳节,本是众卿阖家享乐的日子,但朕也想同众卿聚一聚,便设了此宴,众卿切莫拘束,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众卿顿时都擎举起了酒杯,朝皇上说笑了些恭敬之词。

    随后舞姬鱼贯而入,身姿曼妙,水袖飘飘,香风盈盈,看的众臣如痴如醉。唯独宋玉绰心不在焉,神魂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