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战争女强 > 《西风一曲离人殇》慕容浅顾云澜

    《西风一曲离人殇》慕容浅顾云澜第46章txt在线

    作者:夜小萌周贾玲

    书名:《西风一曲离人殇》慕容浅顾云澜

    更新时间:2022-09-14 17:38:48

    来源:b

    《《西风一曲离人殇》慕容浅顾云澜》,这是由夜小萌周贾玲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西风一曲离人殇》慕容浅顾云澜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白璎会默许对方在慕容海的慈善舞会上动手,还是假借她儿子的名义。...
    《西风一曲离人殇》慕容浅顾云澜第46章txt在线
    《西风一曲离人殇》慕容浅顾云澜

    海的原配夫人,她的义母白璎。

    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被白璎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以前有慕容海在,还能维持表面的和气。

    可这次,她违背与白璎的承诺,回海城给慕容海奔丧,白璎自然再无顾忌。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白璎会默许对方在慕容海的慈善舞会上动手,还是假借她儿子的名义。

    慕容亭,他真的回来了吗?

    如果回来了,发现她不见了,他会不会发疯般的找她?

    慕容浅看着远处迷糊不清的街道,苦笑一下,三年前是她自己选择离开的,昨天也看到了比她晚一步入府的粉嫩女瓷娃娃和美妇人,看到了从不离开慕容亭身旁的初九护着她们回来,她怎么还能抱着这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呢?

    第2章 荒唐又荒诞

    夜很静,稍有一点声响都格外鲜明,但慕容浅想得出神,丝毫没注意有辆车从侧后方开来。

    她恍恍惚惚走上车道,被“吱~噶”一声急刹惊到,脚一崴跌倒在地,她才缓过神来。

    开车的司机是个老头,见差点撞到人,他“哎呦”叫着从驾驶位上下来,嚷道,“小姐,你这大半夜出来讹钱,有点过分了哈!”

    慕容浅忙垂头道歉,她也不知她在躲什么,就是下意识,不想让人看到她这刻的伤心失落。

    可她今晚似乎格外不顺,先跑得已是精疲力竭,加上还有残余的药力没过,她想站起来走开,谁知腿发软整个人直接失了力。

    只不过她并没有再次摔在硬硬的青石路面上,而是被一个温暖的怀抱从侧接住。

    老头看突然出现,接住慕容浅的青年瞬间恼怒,“你下车来干什么,不想活了。”

    老头一脸气呼呼,看清直背抬起头来的那张艳丽妩媚的脸时,惊讶的嘴都能塞进一颗鸡蛋,“慕容小姐?”同时还费解地朝四周看。

    彼时,后下车的青年已经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给慕容浅披上,又快速将慕容浅全身骨头摸了一遍,确定她只伤了左手,脚底有几处擦伤后,二话不说就将慕容浅打横抱起来,朝小轿车走去。

    慕容浅先是看到开车的老头,并不认识。

    至于那个莫名其妙出手接住她,又给她披衣服,又查看她身体状况的青年,她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他长什么样,就被抱了起来。

    慕容浅抬手推青年,欲让他将自己放下,却在目光落在那张明明陌生,却无比熟悉的脸上一顿。

    慕容浅凝眼望着近在咫尺,如脂光洁,透着一股娇弱病态的美丽面孔,飞快地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她回海城的这一路,听到过不少风言风语,其中有一条,就是说接替她义父上位的顾珍,并非只有一儿一女。

    说他其实还有个养在外面的儿子,说这个儿子的母亲,是她义母白璎。

    这个传言,海城现在几乎人尽皆知,只是没人知道这个儿子现在在哪里。

    而此刻,慕容浅几乎可以断定,这个抱着她的青年,就是传言中白璎为顾珍生下的私生子。

    顾云澜。

    哪怕她没见过他,但这张眉目如画,近乎与白璎一模一样的脸,让她坚信不已。

    “认识。”顾云澜对慕容浅的反应了然于心,他讽刺一笑,说道,“那省了我自我介绍了。”

    也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慕容浅已经被放在了小轿车的后座。

    顾云澜跑着从另一边上来,还不忘催促还没反应过来的大伯。

    他喊道,“老张,还愣着做什么,回家,不,去医院。”

    还没理清状况的老张闻声总算回过神来,跑回来开车。

    这边,上车的顾云澜将欲推门下车的慕容浅拉了回来,也将她从少时爱慕已经结婚生子的伤感中拉了出来。

    毕竟眼前的荒唐,丝毫不亚于她与慕容亭的纠葛,和被白璎联合外人设计的震撼。

    因为传闻中,她是慕容海的私生女。

    而现在,她和传闻中她义母的私生子共乘一车,世上还有比这更荒诞的事吗?

    第3章 从未有过的尴尬

    慕容浅冷着脸道,“是我自己不小心,你们不用负责。”

    顾云澜眉头从看到慕容浅后就没有舒展过,此刻见慕容浅将他拒之千里的模样,脸色更为阴沉。

    他毫无商量余地地说道,“用不用负责,医生说了才算。”说完,他又朝前催促老张开车。

    慕容浅皱眉,不懂他这么凶做什么,是怕她讹上他?还是怕讨好她义母的机会没了?

    顾云澜第一次在世人面前现身,是在她义父的头七,当时白璎矢口否认有这么个儿子,只不过这张脸,阻止不了流言四散。

    慕容浅攥拳,可想到要去医院,慕容浅也顾不上与他划清界限,她只知道,这会她

    不能去医院。

    如今的慕容家虽然没了海城的军权,但名下还有不少产业。

    离这里最近的玛丽亚医院就是慕容家的产业之一,如果她去了,白璎必会得到消息。

    而白璎明显是想趁着慕容亭回来前,让她对慕容亭彻底断了念想。

    虽然只是对方的一厢情愿,但她去医院,等同于羊入虎口。

    是以,慕容浅再次表示,“我真没事,是我自己没看路,我保证不会追究……三少的责任。”

    怎么称呼,还真是个难题啊!

    慕容浅的得体,让顾云澜神色又是一黯,可旋即他便扯了个冷笑。

    他背靠向座位,以一副闲散的姿态,说道,“慕容小姐真是雅量,我还以为慕容家的人都恨不能将我生吞活剥呢!”

    接着,他又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腔调道,“也是,你一个私生女,有什么资格嘲笑我这个私生子呢!”

    从小,慕容浅最讨厌的,就是听到“私生女”三个字,并不是她自己多在意,而是她不能容忍,别人侮辱她最敬重的义父慕容海。

    她咬牙,斩钉截铁地回击道,“我不是私生女。”

    前面开车的老张为缓解剑拔弩张的气氛,哈哈干笑起来。

    他说道,“慕容小姐,这小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说话不过脑子,你别往心里去。”

    顾云澜却不怎么领情,他冷冷道,“老张,慕容小姐中气十足,的确不用去医院,我们回家。”

    听到不用去医院,慕容浅先是松了一口气,可想到她要去顾公馆,随即又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