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战争女强 > 《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

    《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完整未删减版(《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

    作者:小红蛋青梨

    书名:《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

    更新时间:2022-09-14 17:35:19

    来源:zsy

    这部小说《《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的主角是《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小编很佩服作者小红蛋青梨的文字功底,故事十分新颖,让人越看越想看,小红蛋青梨对于主角《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人设的塑造也很用心,看完之后《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的形象和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楚姚雪看也未看楚月一眼,便继续说下去:“妹妹邀请我去南院的时候,卓小姐与顾小姐刚好在我身边。”...
    《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完整未删减版(《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
    《王妃逆袭记小说》楚月萧锦鹤

    ​楚姚雪却走前了两步,“扑通”跪下,双手捧着钰翎钗说:“祖母,这是妹妹邀请我去南院竹林时,插在我头上的钗子。”

    “我知道我接下来说的话,祖母可能不会相信,可是姚雪还是要自证清白。”

    楚姚雪看也未看楚月一眼,便继续说下去:“妹妹邀请我去南院的时候,卓小姐与顾小姐刚好在我身边。”

    “她们二人可以为我证明清白,妹妹给了我钰翎钗后,就自己摔倒在地上,然后拿起她身后的石块,砸在自己的头上。”

    “她的伤,不是姚雪弄的,姚雪可以发誓……”

    “对,楚老夫人,楚月她真狡猾,当着我们的面耍手段,自己拿着石块砸了自己的头后,就一声不吭往外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楚月在楚家受了天大委屈。”

    楚姚雪的话还未说完,卓嫣然就抢先说道。

    一旁的顾菁菁听到二人的说词,连忙点头附和。

    “我们的贴身丫鬟都可以作证,是楚月自己砸自己的头,跟我们没有关系。”顾菁菁再一次强调楚月的伤情。

    这头,府里的府医已经替楚月处理了脸上的血迹,找到了头部的出血点,正要替楚月包扎头部的伤。

    可楚月在听到三人的话后,倏地从椅子上站起身。

    两眼含泪,也跪在地上,声音略显激动,又带着诉不出的委屈:“祖母,是姐姐身边的大丫鬟品梅叫我去南院竹林的。”

    “我刚走入竹林,那卓四小姐就抢走我头上的钗子,还把我推倒在地……”说到这,楚月抬起双手,亮出了双手手掌上的擦伤。

    哽咽的继续说道:“然后她把抢过去的钗子,插在了姐姐的头鬓,姐姐说这样……不好吧,这是我祖母给我妹妹的钗子,若是我祖母知道今日这件事情……”

    “姐姐的话还没有说完,顾二小姐就说‘她敢去跟你祖母告状,以后我们这贵女圈,她就别想混下去’!”

    “卓四小姐跟着附和道‘说的就是你呢,乡巴佬,本小姐教你怎么说’随后,卓四小姐就插着腰杆,凶巴巴的警告我‘若是你祖母问起钗子的事情,你就直接说……’”

    “‘这钗子太贵重了,还是姐姐更适合这钗子,所以我便自作主张,把钗子送给了姐姐,你若是不这么说,往后这贵女圈,就像顾姐姐说的那般,你休想再混下去,只要你敢来我贵女圈,本小姐就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听明白了吗?’。”

    “我不答应,要姐姐还回钗子,可是在争执中,我不知道是谁砸我的头。”

    “孙女知道势单力薄,拼了命的往外跑,孙女害怕再晚来一步,可能就要被人打的醒不过来了!”

    “姐姐可以要走任何东西,可独独这钰翎钗孙女不能给,这是祖母给孙女的宝贝,祖母,孙女说的句句实话。”

    “若有半句假话,就让孙女——死、无、全、尸!!”

    “死无全尸”四个字落下时,楚月只觉得手脚袭来冰冷的痛感。

    她不会忘记被墨鸿祯下旨砍去四肢后,放入酒壶里的撕心裂肺。

    前世她事事顺从,落得这样的下场。

    那这一世……

    她要走自己的路,做自己前世想做又怕做的事情。

    楚老夫人听到楚月最后一句话时,握着虎头杖的手轻微的抖颤了一下,面上浮现明显的怔愕。

    老夫人奉信佛,轻易不会发誓。

    楚月拿“死无全尸”来起誓,这对于楚老夫人来说,得花多大的勇气才敢拿自己来发誓。

    而楚姚雪也在听到楚月那一句“孙女死无全尸”的誓言时,脸色瞬间变了。

    没人比楚姚雪更清楚楚老夫人对佛教的执着。

    老夫人唯一的嫡女死去后,就在自己的院子修缮了一座佛像,每日颂经文、抄经书。

    所以她刚才也想发誓言,想以此自证清白,却没想到楚月比她还要狠。

    她不敢置信的转头看楚月,眼神中充满着慌意与错愕,赶忙也说道:“祖母……”

    话到嘴边,

    守院的另一名管事嬷嬷匆匆走入。

    楚老夫人看了她一眼。

    那宋嬷嬷就来到楚老夫人身旁,弯下腰身,低下头,附在楚老夫人耳根前压低声音说了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