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战争女强 > 《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沈清晓箫夜

    《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沈清晓箫夜全目录章节完整版

    作者:花落心微凉

    书名:《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沈清晓箫夜

    更新时间:2022-09-14 17:31:26

    来源:yg

    喜欢《《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沈清晓箫夜》的朋友可以看到作者花落心微凉的内心世界,花落心微凉的思维总是那样的跳跃,在字节之间来回跳动的灵感让人眼前一亮,花落心微凉为大家描绘了一个神奇而美丽的世界,容欢笔下的人物《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沈清晓箫夜栩栩如生,充满了独特的魅力,《《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沈清晓箫夜》然而,不等香菱问出口,门外便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沈清晓箫夜全目录章节完整版
    《神医毒妃:将军逆天宠》沈清晓箫夜

    沈清晓拉住菱香的手,语气从没有过的郑重,“菱香,都是我的错,以后我再也不会眼瞎了!”

    菱香诧异地瞪大眼睛,小姐这是怎么了?

    然而,不等香菱问出口,门外便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的傻妹妹,你没事儿吧?”

    “这箫夜太过分了!强娶你还不够,竟然如此欺负人!”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就算是化作灰沈清晓也认得!

    不等来人闯进来,沈清晓猛地从床上起身,狠狠地掐住来人的脖子!

    “沈若兰!是你伪造罪证诬陷外祖一家!”

    “也是你勾结穆子恒,骗我箫夜要谋反,害了箫家满门!”

    “沈若兰,我要你偿命!”

    沈若兰尚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脖子一痛,再抬眼,便对上沈清晓那双猩红的眼眸。

    顿时,沈若兰浑身生出一股寒意,心头猛地一颤,连忙委屈道:“妹妹,你在说什么啊?你外祖和萧夜一家好端端的,你怎能如此诬陷我的清白?”

    “诬陷?”沈清晓仿佛听了什么笑话似的冷嗤一声,冷冰冰的看着她,“难道你和穆子恒没有暗中往来?”

    “还是说,我嫁给萧夜不是你们一手策划?”

    察觉到沈清晓的不对劲儿,沈若兰神色大变。

    这个贱人,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不过想到今天来的目的,沈若兰立马讨好道:“晓晓,我知道你被迫嫁给箫夜,心中有怨气!”

    “我给你带来一个人,你见了,一定会高兴的!”

    沈清晓冷冷的看了沈若兰一眼,高兴?呵!她还以为自己是当初那个对她和穆子恒满心信任的沈清晓吗?

    沈清晓松了手,意识总算是清晰起来。

    她目光冷冷的掠过沈若兰,讽刺一笑,道:“你算是什么东西?凭什么随便带人来我家?”

    “晓晓……”沈若兰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望着沈清晓,颤声道:“你、你说什么呢?”

    “你怎么能这么对姐姐?姐姐都是为你好啊……”

    沈清晓脸色冷得彻骨,厉喝出声:“够了!”

    前世沈若兰口口声声的为她好,在她面前夸赞穆子恒,还说萧夜娶她就是为了外祖父家的势力!

    以至于沈清晓至死都不知道,原来他避如蛇蝎的男人,竟爱了她一生!

    一想到这儿,沈清晓就觉得恶心想吐!

    “香菱,闲杂人等,给我撵出去!”

    被自家小姐吓傻的菱香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差点激动的哭出来。

    她家小姐终于看清沈若兰的真面目了!

    香菱立马扭着沈若兰的胳膊将人扔了出去。

    屋内,终于清静了。

    沈清晓像是被人抽

    走浑身力气一般,颓然的坐在地上。

    眼前熟悉的一切,无不在提醒她,她真的,重生了……

    沈清晓全身都在颤抖,心底的悲痛让她鼻子酸涩。

    想到为她付出所有乃至生命的男人,她此时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他!

    “箫夜……”

    沈清晓起身就要朝着门外冲去。

    还没走两步,香菱立马白着脸扑上来拦住她,慌张道:

    “小姐!奴婢求你了!你不能再去闹了!”

    “将军为了你,已经在寿安堂跪了一晚上了!”

    “你再闹下去,老夫人定不会饶了您的!”

    沈清晓来不及解释,转身就要去寿安堂找箫夜。

    前世她在将军府闹得鸡犬不宁,要不是箫夜挡着,她早就不知道怎么死了。

    既然重生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弥补那个傻子……

    然而,沈清晓刚跑出去没多远,却突然被一道身影拦住。

    “晓晓,让你受委屈了,我听说箫夜将你扔进柴房,我真的好心疼!”

    看到从院墙跳下的穆子恒,沈清晓眸子一紧,眼底瞬间浮起恨意。

    她低着头,因为隐忍,双肩微微颤抖。

    院墙下,穆子恒心里嗤笑。

    他昨天随口一说,沈清晓就敢火烧将军府。

    现在看到他来,沈清晓只怕感动得不知所措了。

    他满脸深情,柔声道:“晓晓,你听我说,你一定要坚持住。”

    “我现在没办法带你走,但我的心和你一样痛。”

    “我知道你心里只有我,等我……”

    见沈清晓冲他而来,穆子恒得意地勾起唇,冲沈清晓张开了手臂。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拐角处,一抹红色身影停住步子。

    男人面容俊美无俦,高挑清瘦的身影被灯笼拉得纤长,尽管灯光暖黄,可照在他眉间,徒添了漠然和清冷。

    双眸紧锁着院墙下“私会”的两人,即使一身喜服也融化不了箫夜眉心的冷厉。

    箫夜身边的奶娘秋嬷嬷叹了口气,“将军,你也看到了,她是回不了头的,你就听老夫人一句劝吧。”

    箫夜垂眸,矜贵的嗓音里不带半分情绪:“秋嬷嬷,我有分寸。”

    眼看沈清晓扑向穆子恒,秋嬷嬷都看不过去了,连连摇头感慨:“将军真是造了什么孽!”

    “这么多年出生入死才靠自己一刀一剑地挣到将军之位。”

    “没想到如今还要受这种屈辱!”

    箫夜攥紧拳头,转身的一瞬,眼底寒气尽显。

    “来人,将夫人关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