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薄先生把替嫁小娇妻宠上天》顾七七薄锦修

    小说全文章节阅读 《薄先生把替嫁小娇妻宠上天》顾七七薄锦修免费精彩章节

    来源:b|小说:《薄先生把替嫁小娇妻宠上天》顾七七薄锦修|时间:2022-05-14 15:15:38|作者:陆亦灼

    陆亦灼刻画的《《薄先生把替嫁小娇妻宠上天》顾七七薄锦修》格局很大,《薄先生把替嫁小娇妻宠上天》顾七七薄锦修的神态、性格、语言都刻画都非常的详细,《《薄先生把替嫁小娇妻宠上天》顾七七薄锦修》主角《薄先生把替嫁小娇妻宠上天》顾七七薄锦修有点令人惊喜,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薄先生把替嫁小娇妻宠上天》顾七七薄锦修》第1章开始第1章时值隆冬,顾瑾琼临窗而靠,看着外面开了满园的红梅,只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如这梅花般,看似红火灿烂,其实不过须臾,便会被这漫天的白雪覆盖,然后,凉寂一生。“瑾琼。&

    《薄先生把替嫁小娇妻宠上天》顾七七薄锦修《薄先生把替嫁小娇妻宠上天》顾七七薄锦修

    第6章

    心事一除,顾瑾琼反复几日的病渐渐有了好转之势,不过逾日,便已大好。

    顾瑾年怕她再受凉,盯着顾瑾琼又喂了几日的汤药稳固,方点头允准了她书斋上课。

    顾瑾琼有些忐忑,她许久没有上过了,更何况......

    书斋还有个李锦虞李林虞在。

    顾瑾琼驻足,看着面前雪白的马头墙,一旁挨个罗列的竹林,偶尔有几株石榴探出来,露出红红火火的气象,以及那道青石砖平坦铺就,一路直达的碧山书院,一时心下有几许怅然。

    她看的出神,浑然不觉身后有人靠近。

    直到被人重重拍了一肩,“瑾琼。”

    顾瑾琼才猛地回过头,迎上李锦虞李林虞那张笑脸。

    “你站着干嘛?不怕迟到遭张娘子打手掌?”

    亲昵的语气,嬉笑的态度,像是一把利剑,穿过万千时光,越过每一个夜里的独泣,插得顾瑾琼心下骤然一疼。

    前世,她就是这样。

    用着这样的表情,告诉她,叫她走那条小径,然后碰到了陆琮!

    她垂下眸,敛在袖笼里的指尖却像筛糠,不能控制的,颤抖着,“早......”

    她的语气不算太好,有股子郁滞。

    李锦虞李林虞听闻她前些日子大病一场,如今只当她大病初愈,稍为恍惚,“今日怎这般心不在焉的?竟答非所问。”

    顾瑾琼抬眸,看着面前的少女。

    她穿了件嵌金百宝的杭绸褙子,迎着晨曦,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目。

    和前世一样,娇贵富丽,举手投足,言辞造句都带着让人臣服的意味。

    只是今世,她不想再听任了。

    顾瑾琼深吸一口气,“无事。”

    她说罢就要抬步绕路而走。

    李锦虞李林虞抢先一步拦住她,“你还在生我的气?”

    顾瑾琼垂着眸,睫翼轻颤,“没有。”

    李锦虞李林虞扬扬下颚,鼻孔朝天地轻哼了一声,“那你不等我一起进去?你就是生气了。”

    她见到顾瑾琼抿着唇,微凝重的面色,有些放软了态度,“我母亲也不是真的讨厌你,她只是厌恶那李氏母子,这才说了那样难听的话。”

    李氏母子?

    难听的话?

    顾瑾琼眸子微微闪烁,这才想起,前世在寺庙,自己因替李氏求情遭了责罚,李锦虞李林虞的母亲程氏便不掩鄙夷地要李锦虞李林虞与自己断绝来往,当心沾了晦气.......

    原来,她以为自己是耿介着这事。

    不过,便就让她以为自己是为这事不搭理她吧。

    顾瑾琼想着,抿唇,两个浅浅的梨涡在脸上漾起不大真切的笑意。

    “哪有气不气的,只是记着那日你母亲叫你莫要与我往来,恐损了你的名誉。”

    顾瑾琼大病初愈,面色不甚红润,加上弱不胜衣的身姿,衬得那话愈发叫人心怜。

    “既然话已至此,你又何须拦着我不放,惹得你母亲不快?”

    她叹了一声,语气轻悠悠的,却如落石重重砸进李锦虞李林虞的心里,“日后你我二人还是少来往为好。”

    李锦虞李林虞怔住,讷讷看着她敛起禁步,径直入了学堂,心中顿觉委屈,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跟了上去。

    “我都道歉了,你怎么还计较啊!小肚鸡肠!”

    她不消停,顾瑾琼却打定了主意不理她,垂着眸,安安静静地坐在了书桌上。

    李锦虞李林虞不喜欢她这样,眼底夹缠着愤怒和困惑,“你这样子是要和我绝交了?”

    绝交这词,太孩子气。

    还未及笄的李锦虞李林虞也绝不知道,对于那些大人来说,不相来往都是在俯首皆是的冷漠,与言辞之间的疏离上。

    顾瑾琼抿着唇,弯出浅浅的笑,带着若有若无的讽意。

    李锦虞李林虞见状,眸色微烁,隔着一个过道,觑了一眼前面讲课的张娘子,压低了声问。

    “你倒是说说清楚,到底是在生我娘的气还是我?你要是怨我,我可委屈,难不成还是我教唆我娘那样讲的?”

    目之所及的是一双青莲福纹的绣花鞋。

    李锦虞李林虞心尖一颤,缓缓抬头,对上张娘子那双显而易见冷色的眸,“张,张先生......”

    张娘子冷哂着,“锦虞在底下说什么,这般欢,不如与我说说?”娘子手里拿着书卷,眼中隐约可见冷色。

    李锦虞李林虞垂头丧气站起身,她平素纵是性子娇纵,却也断然不敢在娘子跟前耍脾气。

    手心挨上两个板子事小,这要是传到外头去,跌了家门脸面事大。

    “你且同我说说崔嵬枝干郊原古下一句是什么?”

    张娘子那双目笔直看过来,宛如火燎,灼得李锦虞李林虞面红耳赤,半晌才憋出一句。

    “学子不知。”

    张娘子清瘦的脸上没有表情,只叫她伸出手来,临到要打却忽然侧过头看向顾瑾琼。

    “方才瑾琼你听她说,想必是会的,你且道道这崔嵬枝干郊原古的下句?”

    顾瑾琼从位子上起身,恭敬地福礼,“窈窕丹青户牖空。”

    她的不卑不亢,从容有度惹得张娘子深看了她一眼,也不颔首,只是又问了她,《孟母断织》《卧冰求鲤》。

    顾瑾琼前世早已读得烂熟,回答起来自然流畅。

    如此下来,张娘子那板着的脸和柔了些,点着头笑,“倒算勤勉,坐下罢。”

    随即转过身,狠狠打了李锦虞李林虞几下,“你们一向交好,处得似亲姊妹般,这学业倒不尽相同。”

    李锦虞李林虞捂着酸疼的手掌,听着讽刺,耷拉着嘴,一声不吭地坐了下来。

    顾瑾琼原以为张娘子这番捧高踩低,会惹得李锦虞李林虞心存不满。

    没曾想一下课,李锦虞李林虞就追着她问:“你这些时日在家中,怎没落下功课?”

    顾瑾琼从来不知道李锦虞李林虞可以像狗皮膏药似的,这么黏着自己。

    她有些不耐烦,“那自是我在家中自己读了一遍。”

    李锦虞李林虞皱着眉,迟疑地问:“这是《烈女传》里的内容,那么多,你生病的时候,都挑灯夜战的吗?”

    顾瑾琼点了点头,“我生着病,不能出去,为了解闷,就天天看那个呗。”

    李锦虞李林虞看出她的敷衍,拧着帕子有些委屈,“不过是我娘的过错,如今你倒算到我头上来了!大病一场回来就换了个人似的......”

    迈出的步顿了顿。

    顾瑾琼垂下眸,察觉到一旁秋环担忧地望过来,沉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抬脚,便听得一清朗的声,顺着风迢迢度过来。

    “表妹!”

    dquo;

    李林虞切齿凝噎,“但我没想你这般小肚鸡肠!我不和你玩了!”

    她跺着脚,转身要走。

    顾瑾琼眼见着,垂下眸,缄默不语。

    这样也好。

    她心存芥蒂,不知怎么面对李林虞。

    两人老死不相往来,也避免前世那事的发生。

    李林虞被她这态度气笑起来,攥紧帕子振振有词,“倒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她撅着嘴,模样颇有几分说不出的委屈,“琼姐儿而今赶我走,不与我来往,改日就莫来找我!”

    顾瑾琼这下终于抬起头了,对上李林虞的怒目,轻淡淡地颔首,“姑娘当心些,慢着走。”

    李林虞眼睛瞪得滚圆,含着深深的不可置信。

    “左右听不出好赖话。”

    李林虞是彻底怒了,她冷笑一声,将原先瑾琼赠予她的一直钗子从头上扯了下来,发鬓都乱了不少,“是我李家人微言轻,配不上与你琼姐儿称朋道友!”

    “这是你予我的,今儿我就还给你!”

    李林虞说着,把那钗子掷在地上,碎出戛玉之声。

    顾瑾琼视线下移,仲春淡水似的日光洒在上面,映得钗子流光溢彩。

    她忽而想起前世,那事发生后,她闭门不出,李林虞来过几次,皆被她谢绝。

    后来不知怎么的,李林虞便病了,下不了床,送了信来。

    里面正是这株钗子,还有一封信,只写了一句,‘请你原谅我’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