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

    精彩小说~~《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全文在线阅读

    来源:yg|小说:《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时间:2022-05-14 15:07:18|作者:暗香

    《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是著名作者暗香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 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

    048:小人作祟

      福晋果然是说到做到,没几日就把几盆开得正好的玉兰跟芍药送到了听竹阁,丰台那边有暖棚,这些花可不便宜,就听竹阁这几盆就要几十两银子。

      温馨赏了送花来的荷包把人打发走了,想着四爷这几日都没进后院的意思,总不能这么僵持下去。

      她就借花献佛好了。

      她到底是底气不足,不能跟四爷这么一直怄气下去,不然真的要被别人趁机而入了。

      她可是听说了,钮祜禄格格这几日可没少让跟前的人往膳房跑。

      就知道进了这个院子,怎么可能安分守己的过日子?

      让赵宝来去前院问一句四爷在不在,很快的赵宝来就回来了,说是四爷刚回来。

      温馨就站起身,自己亲自抱了那盆玉兰花,就往前院去了。

      到了前院门口,温馨就被王德海手下的小太监拦住了,让温馨等着通报。

      温馨眨眨眼,之前来也没被拦住,原来她是已经‘失宠’了。

      腊月底的天气,天冷得厉害,不过一会子的功夫,抱着花盆的手就有些僵了。

      温馨足足等了一盏茶的时间,王德海才迟迟出来,瞧着温馨就笑着说道:“让温格格久等了,主子爷这会儿正忙着。”

      “主子爷没空见我?”温馨板着脸看着王德海问道。

      王德海被温格格这么看着,心里隐隐发毛,道:“主子爷的事情哪里是奴才能问的,这会儿书房有客,您看……”

      这是赶她走!

      温馨之前在西巡的时候,就觉得王德海待她的态度不太对。

      现在又看着他狐假虎威,再傻也该知道,王德海必然是受了别人的好处,故意来为难自己的。

      见不到苏培盛,温馨也没法子,但是让她就这么被王德海赶回去,她更是憋火的厉害!

      一个狗奴才就敢这么待她,若不出了这口气,她就不姓温!

      “无妨,我在这里等着就是。王公公尽管忙自己的去,别扰了你当差。”

      温馨挺直脊梁站在那里,脸上却带着盛开的笑容。

      王德海看着温格格这架势,心里嗤笑一声,还当自己是陪着西巡的人呢。

      不见主子爷都这么久没见她一回,可见是得了几分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那您慢慢等,奴才还有事情要忙,这就先告退了。”王德海一甩袖子就转身走了。

      院子里碧玺第三回往外探头看了一眼,温格格还没走,这都快一个时辰了吧?

      关上门回了自己的屋子里不停地转圈,一时心里下不定主意,要不要帮温格格一把。

      思来想去,还是去茶房沏了一壶茶,准备送往书房。

      碧玺在前院伺候这么久,看得出主子爷待温格格有几分不同,她只盼着结下这份心香火情,将来自己出府的时候,温格格能帮衬一把。

      她年纪不小了,既不奢望着能被主子爷收用,自然就想风光出府嫁人,然后能再风光回来当差。

      所以,主子爷跟前能有个说得上话的人才好。

      碧玺推开门轻轻的进去,书房里议事的人早就没了影子,张顺喜在一旁伺候,苏培盛没见影子。

      小心走过去,将茶盏放在书案上,主子爷正皱眉看公文。

      碧玺心里忐忑不安,捏着托盘的手一紧,深吸一口气,这才开口说道:“主子爷,温格格在外头侯了一个多时辰了。”

      四爷猛地抬起头看着碧玺,“你说谁在外面候着?”

      碧玺正要回话,忽然听到外面吵嚷起来,面上不由一白,急声说道:“是温格格抱着一盆花来求见主子爷……”

      碧玺话未说完,就看到主子爷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张顺喜面带惊讶立刻跟了上去,碧玺一看咬着牙也立刻往外走。

      等她小跑出去,就远远地看到主子爷抱着温格格进来了,她忙侧身让路,眼角就扫到院门外摔了一地的玉兰花。

      前院书房里忙成一团,温格格冻晕过去,四爷命人拿了自己的名帖去请太医,府医也被张顺喜教人先请了来。

      苏培盛办差回来,就看到前院乱糟糟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把抓住人问道:“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儿了?”

      “苏爷爷您回来了,是温格格冻晕过去,主子爷大发雷霆,您快去看看吧。”

      苏培盛心里“咯噔”一下,哎哟,那位小祖宗怎么好端端的冻晕过去了?

      这人也说不太清,只道:“温格格求见主子爷,可那会儿主子爷正在见人,王哥哥就请温格格在外头候着,谁知道人就冻晕过去了。”

      “在外头等了多久?”

      “一个多时辰。”

      苏培盛脸都黑了,又仔细问过了,这才咬着牙往里走。

      绕过照壁,就看到王德海正被堵了嘴按在长凳上打板子,结结实实的板子打下去,发出的声音令人心颤。

      王德海看到苏培盛进来,连忙挣扎着求救,苏培盛看都不看他一眼,踏上台阶就往里去了。

      廊檐下跪了一溜的人,就连张顺喜都在外头跪着,苏培盛越发觉得不好。

      屋子里身边侍奉的只有碧玺跟翡翠,翡翠的神色苍白也不太好,跟碧玺正用帕子浸了热水给温格格不停地擦手脚。

      眼角扫到门口摆着一盆摔烂了的玉兰花,连土带着碎了的花盆堆在一起,花瓣全都烂掉了,只剩下叶子颤巍巍的挂在残枝上。

      苏培盛真恨自己腿长,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苏培盛!”

      “奴才在。”苏培盛立刻上前一步,垂手侍立等待吩咐。

      “王德海交给你了。”

      苏培盛心中一颤,“奴才遵命。”

      主子爷这是要他审问,这狗奴才哪里来的胆子,连着他都跟着倒霉。

      苏培盛倒退下去,出了门正遇上赶来的太医,忙把人送进来,这才又走了。

      太医进来就先给四爷请安,四爷摆摆手让人起来,就道:“劳烦太医。”

      太医忙道不敢,等到手搭到脉上,太医的眉头就慢慢地皱了起来。

      四爷在一旁看着,脸色更是冷得厉害,等到太医诊完脉,这才问道:“如何?”

      太医犹豫一下,这才开口说道:“寒邪入体性命无碍,只要将养几日也就养回来了,只是……”

      “只是什么?”

      四爷心头也有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的双拳紧握,浑身紧绷盯着太医。

    多谢侧福晋惦念,是奴才坐车的时候贪看路上的风光不小心吹了风,主子爷仁慈不忍奴才拖着病体赶路,就留奴才在太原府养病。后在西安府驻跸后知道奴才大好,也是立刻派了人接了奴才去。”

      李氏本是想耿氏能借机攀咬温馨,没想到她却是把话都揽在自己身上,又扯出主子爷来,她反而不好借题发挥。

      若不是看着耿氏跟温氏还是一如既往的生疏,她都以为是不是两人狼狈为奸了。

      “主子爷心善,你又是新进府的格格,多照看几分也是有的。只是以后切不可如此没规矩,要谨记你是去服侍主子爷,不是给主子爷添麻烦的。”

      听着侧福晋训诫,耿氏立刻站起身来,“是,奴才记住了,不敢有下回。”

      李氏在一旁嗤笑一声,眼神又在温馨的脸上扫一圈。

      瞧着她似是比出京越见娇美,就更是不虞,便起身说道:“我这身子不便,便先回去了。”

      “你去吧,肚子里孩子要紧。”

      福晋神色淡淡的,也不为难就让李氏先走了。

      晚上自然是要举行家宴,恭迎四爷回京。

      李氏一走,福晋就让温馨跟耿氏也回去休息,然后把随着四爷出行的自己人叫来问话。

      福晋听完之后眉心微蹙,好一会儿才说道:“主子爷真的带着温格格游西安府?”

      “是。”

      回话的是后头管理辎重的一个嬷嬷,此时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的回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