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

    《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完整未删减版(《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

    来源:yg|小说:《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时间:2022-05-14 15:00:54|作者:十月林

    《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是著名作者十月林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  飞机失事,一睁眼,她从一个医科大学的学霸变成了古代小山村的胖丫头,还嫁给了一个凶巴巴的猎户。  又凶又狠的猎户是罪臣之后,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包子,吃了上顿没下顿,暴富是不可能暴富的了。  母亲和妹妹把她

    《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卓少他蓄谋已久》卓禹安舒听澜

    第2章

    第2章

    赵阿福心情复杂,再抬头,小不点已经听话的走到炕边,小心翼翼的盯着自己瞧。

    就按照原主之前那么对孩子的做法,非打即骂,虐待成性,小不点居然还能叫原主娘亲。

    虽然栓着门,但仍然有风呼呼的吹进来,小不点被冷风吹过,单薄的身子一抖,但又不敢动弹,就怕娘亲突然生气打自己。

    小不点冻得嘴唇都乌了,身体打了个冷颤,赵阿福着急下床,动作太剧烈,还没好全的那条腿,从骨头崩出疼意。

    缓了缓,赵阿福对小贺元伸手,“过来,冻坏了吧。”

    怎么穿这么少,也不怕冷坏了,贺荆山对孩子怎么这么不上心。

    刚埋怨完,赵阿福突然想起,哦,是今日原主见贺荆山走了,随便找了个理由,让这个继子站在门口罚站。

    没想到继子没被冻死,原主被冻死了。

    不过,早上就在罚站,现在这都几点了?

    原主是疯了?

    这么对这一个孩子?赵阿福气愤了。

    小贺元呆呆的站着,看着娘亲伸出的手,鼻子酸酸的,娘亲居然要抱抱自己?

    娘亲从来没有这么亲近过自己,小贺元觉得现在就像在梦里,眼泪突然就忍不住落下来,模糊了双眼。

    赵阿福诧异的瞪眼,有些慌乱,“哎哎,你怎么就哭了呢?”

    想到以往原主做的那些恶毒事迹,赵阿福以为孩子是被吓怕了。

    赵阿福努力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轻声哄,“娘的小阿元,不哭不哭了。”

    是叫阿元吧?

    忍着右腿的疼,伸手将孩子扯进怀里,孩子的身体冰凉,凉得她手一个激灵,真是要命,这么小一个孩子,真的会冻死人的!

    赵阿福捂着小贺元的手,一边哈气一边搓了搓他瘦瘦巴巴的小手。

    感觉小贺元暖和一点了,赵阿福怜爱的摸摸他的头,“娘亲去烧点热水,一会儿泡个热水澡,洗得暖暖和和的。”

    小贺元直盯盯的凝着娘亲,娘亲从来没有温柔过,看来,他真的是在做梦。

    他可羡慕村里的胖虎了,胖虎有娘亲帮他洗澡,梦里,他也有了?

    小贺元努力的点头,“嗯!”

    赵阿福颤抖的把孩子抱上床,用被子裹紧实了,嘱咐了一句,“在这儿别动,我一会儿就回来。”

    赵阿福看看了屋子四周,破破烂烂的,窗户一直在漏风,什么东西也没有一个,估计最贵的就是窗户边的半新不旧的梳妆台。

    赵阿福认命的端起木架上的木盆,准备去烧水,结果头一低,水里清楚看到了自己的脸,脸颊左侧被红色的印记布满,还有细小凸起的纤维瘤,看着可怕又骇人。

    这是她的脸?!

    这么丑!

    就这幅尊容,原主是怎么想的,居然去勾引举人老爷。

    赵阿福快被自己丑哭了,不敢置信的再低头一看,丑得差点把自己送上西天。

    撇撇嘴,赵阿福真的就哭了,委屈的冲着小贺元道,“儿子,我好丑啊......我真的被自己丑死了。”

    世界上,怎么能有如此丑陋不堪,还心里没点数的死胖子?

    被突然大哭的娘亲哭得愣住,小贺元也直接懵掉了,奶音慌乱的开腔,“娘亲不丑......不丑的。”

    赵阿福哭的声音逐渐变小,一把年纪了,还要一个小孩哄,真是丢脸死了!

    “那你夸我一句,娘亲长得好看!”赵阿福抬头,抹了几把眼泪,看着惊慌失措的小不点,表情不太信。

    然后又将鱼头分出来,给阿元的小盘子里放了半个,自己拿了半个,剩下的全给了贺荆山。

    贺荆山看了看自己盘里的鱼头,又看了看赵阿福,鱼头能吃?

    他们是从不吃鱼头的,都是骨头,也没肉,如何吃?

    阿元也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娘亲。

    赵阿福反应过来,“鱼头下面的肉是可以吃的,你看这儿,透明的一坨,就是鱼的脑髓,蛋白质很多,阿元你要多喝点,以后长高高。”

    防止腻味,赵阿福做了一个简单的调味,把扒拉下来的鱼肉蘸了下,吃下肚。

    贺荆山直接伸手抓了半块,像感觉不到烫似的,赵阿福惊讶的叫了一下,“你这样拿,小心烫。”

    贺荆山毫不在意,“我手厚,没事儿。”

    赵阿福往他手里看去,注意到贺荆山的手的确布满了茧,粗厚有力,倒是耐烫的样子。

    喂给阿元,阿元愣愣的张嘴,一口咬下,脸颊鼓起来像个小仓鼠一样。

    贺荆山打量了下赵阿福,也蘸了下黑乎乎的调料,然后大口吞下,味道有些呛,又有些酸辣,说不清是什么味道,没这样吃过,贺荆山一口吞下去咳了咳。

    “太辣了?”

    赵阿福忙问,她喜欢辣的东西,蘸水也喜欢调辣的,顾忌阿元不吃辣,她已经尽可能的少放辣子。

    贺荆山摇头,“没见过这样的吃法,第一次吃,你吃辣?”

    大齐的人吃辣少,蛮荒地区那边天气寒冷,喜欢吃辣喝酒驱寒。

    “你要是觉得辣,句喝鱼汤。”说完,赵阿福就把盛鱼汤的碗递给他。

    贺荆山接过碗,大口喝了一口,没什么粗鲁感反而显得豪放。

    一低头,就见到阿元倒是吃得津津有味的,而且还是一脸的满足,就好像鱼头是什么山珍海味一样。

    跟赵阿福碗里的一比,好像他们跟她吃的不是一样的东西似的。

    漠河的打起来的鱼,什么不方也鲜香美味,倒是比21世纪收到污染的水质养的鲜嫩。

    吃了半个鱼头,赵阿福就没吃了。<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