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

    《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完本免费阅读(《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

    来源:yw|小说:《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时间:2022-05-14 14:59:03|作者:墨绿青苔

    墨绿青苔刻画的《《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格局很大,《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的神态、性格、语言都刻画都非常的详细,《《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主角《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有点令人惊喜,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接连不断的名人死亡案件,警察局经过周密调查作出自杀认定!<br />
    难以掩盖的真相,若有似无的联系,诱引着警察暗中追踪。<br />
    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是自寻短见还是死于非命?<br />
    连环自杀

    《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

    第6章

    第6章

    整个晚上欧阳双杰都没有合眼,他把周达收集的资料看了一遍又一遍。

    这是聂远驰的创业史,不得不说这个聂远驰是一个很有经营头脑的人,对市场的掌握能力很强,其中有很多经典的商战案例甚至典范。

    不过这其中却没有任何一点能够让欧阳双杰找出聂远驰可能自杀或者被谋杀的蛛丝马迹。

    虽然商场如战场,但聂远驰虽然算得上个常胜将军却从来不赶尽杀绝,他有一句至理名言,那就是做人留一线,日后可相见。

    由此看得出来聂远驰对于人性的了解十分的深刻,同时他也是一个精于世故,圆滑的人,他的情商很高,自控能力极强,这样的一个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自杀的。

    天亮了,欧阳双杰伸了个懒腰,洗了把脸就准备到局里去。

    林萍心疼地看着儿子:“一夜没睡吧?你呀,犯得着这么拼么。”这次欧阳德渊站在了妻子这一边:“双杰啊,你这样不行,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该休息的时候休息,该工作的时候工作!”

    他让欧阳双杰坐下来吃完早餐再走。

    “小周的那些资料对你有帮助吗?”

    欧阳双杰摇了摇头,欧阳德渊不再说话,只是在欧阳双杰出门的时候他像是随意说了一句:“徐荣、蒋文山和聂远驰有一个共同点,只是很多人都忽略了,那就是他们的事业的起点都很高。”

    说完他也夹起了包,准备去报社。

    来到办公室,才泡好茶,肖远山就走了进来:“欧阳,你的脸色好差,怎么,昨晚熬夜了?”欧阳双杰指了指桌子上周达的那堆资料:“昨晚看这些玩意看了整个晚上。”

    肖远山随手拿起来看了看:“哦?有什么收获么?”

    欧阳双杰苦笑了一下:“没有,除了更加坚信他不是自杀以外,没有任何的发现。”

    肖远山坐了下来,点上支烟:“你坚信他不是自杀,有什么根据?”

    欧阳双杰耸了耸肩膀,他说他只是根据聂远驰的个性而做出的推断。

    肖远山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是得找到证据,这两天我手上还有案子,自杀案你就多费心了,对了,邢娜那小妮子虽然看上去冷了些,但办案的能力并不差,希望你们能够合拍。”

    他凑近了欧阳双杰的耳边:“那可是我们局里的‘霸王花’,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不用我教你吧,快三十的人了还单着,你不着急么?”

    说罢他大笑着离开了办公室。

    不一会邢娜就来了:“今天去哪?”她依旧是冷着脸。

    欧阳双杰说道:“我想去见见蒋文山的妻子,我记得她说蒋文山的死可能和一幅画有关系,但因为是自杀案,那幅画并没有作为证物带回局里,我想顺便去看看那幅画。”

    邢娜看了一眼许霖的位子,欧阳双杰告诉她,许霖还在对三人的背景做调查,估计这两天都不会过来。

    “蒋文山的妻子正在殡仪馆料理蒋文山的后事,她和蒋文山的感情很好。”邢娜淡淡地说,欧阳双杰知道她为什么要补了后面这句,因为徐荣的后事都是公司在打理,秦红梅根本就不愿沾边。

    欧阳双杰拍了拍额头:“看我,竟然把这事儿给忘记了,看来我们得等上两天了。”

    “如果你只是想看看那幅画我想应该有办法,我可以让蒋文山的儿子抽空送过来。”邢娜说道,欧阳双杰笑了笑:“那就谢了!”

    邢娜打了个电话,不过欧阳双杰听得出并不是打给蒋文山的儿子的,应该是打给她的一个姐妹,等她挂了电话,欧阳双杰说道:“你表妹和蒋文山的儿子谈恋爱?”邢娜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是独生女,你通电话的时候我隐约听到接电话的是个女孩,而且好像那女孩的年纪要比你小得多,你说话却很是随意,简直就是命令的口吻,那就是说你们的关系不一般,加上你们年龄的悬殊,所以我断定她不是你的表妹就是你的堂妹。”

    邢娜微微点了点头:“可是你又是怎么知道她和蒋文山的儿子在恋爱的呢?”

    欧阳双杰叹了口气:“这就更简单了,一开始你就很肯定地说可以让蒋文山的儿子把画送来,可你却不是亲自打给他儿子,而是绕了一个弯,这说明你找的这个人是能够支使他儿子的人,我已经判定了你找的是自己的表妹,那么她能够支使蒋文山的儿子在父亲治丧期间把画送来,我很自然就想到了他们可能是情侣关系了。”

    “我还能看出来,你很不满意他们在一起,你左一个那个人,右一个那个人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邢娜惊呆了,她没想到自己的一通电话竟然让欧阳双杰读出这么多的信息。

    “你让人觉得可怕!”邢娜说得很认真。

    欧阳双杰明白她的意思,假如一个人能够把你一眼看破,从你的一言一行就能够知道你的很多信息,这样的人确实让人觉得可怕。

    欧阳双杰的心里一阵苦涩,三年前莫菲离开他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邢娜没想到自己的这句话让欧阳双杰的神情一下子很是沮丧,她轻声说:“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

    欧阳双杰挤出一个微笑:“没事,或许你说得对,你并不是第一个说这话的人。”

    邢娜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案卷看着,可是她却根本就没看进去,偷偷瞟了一眼欧阳双杰,她觉得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

    欧阳双杰走到了窗边,望着窗外,他用力地摇了摇头,把莫菲的影子给赶跑了,脑子里又想起了临出门时父亲那句话,徐荣、蒋文山和聂远驰事业的起点很高,这话很有些意思。

    欧阳双杰拿起了聂远驰的资料看了看,聂远驰的发家是从收购了一家经营不善的小企业开始的,资料上说当时聂远驰把所有的钱都投入了这家小企业,大概七、八万元。

    别小看这七、八万元,放在二十几年前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那时候一个万元户都是很值得人羡慕的了。

    而以聂远驰的家境,父母都是三线企业的职工,是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来给他创业的,那他的第一桶金是怎么来的呢?

    天宇不能算是个纯粹的商人,他是靠娱乐业起家的,先是游戏机,后来是歌舞厅、夜总会,林城有五、六家夜场都是他的,据说生意爆棚,之后他又涉足了酒店和餐饮业,成立了天宇餐饮娱乐集团。

    在林城陆天宇也是个名人,他的名气甚至还要大过徐荣他们几个,因为他有黑道的背景,这些年他已经在慢慢地改变,想要把自己洗白。

    正如肖远山预料的一样,没多久冯开林的电话就来了,让他和欧阳双杰马上赶回队里开会。

    会议室里烟雾弥漫,局长冯开林,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唐楚,刑警队的副队长铁兵,两个中队的中队长以及专案组的邢娜、许霖都已经就坐,只等肖远山和欧阳双杰来了。

    <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