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

    ​《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第47章txt免费阅读

    来源:yg|小说:​《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时间:2022-05-14 14:50:49|作者:半枝雪

    很多人都在搜半枝雪写的小说,宫斗清穿女强穿越架空甜宠正剧腹黑类型小说《​《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半枝雪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变得鲜活有趣,人物有特点,尤其是主角​《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一起来看宫斗清穿女强穿越架空甜宠正剧腹黑小说《​《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吧现代吃货穿越深宫,底层挣扎小透明一枚,好在宫里的伙食不错,凑合凑合也能过。谁料想,那帮女人戏真多,没事儿就喜欢瞎蹦哒,那就不客气了,不争宠难道蒸馒

    ​《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陆总情谋已久》宋晨夕陆湛北

    皇帝的烦恼

      施贵妃匆匆赶回来,一见面就盈盈拜下。

      “皇上万安!”

      “起来吧!”赵君尧一脸疲惫,转身在炕上坐了。

      接过宫人递来的茶,施贵妃亲自奉上。

      “皇上累了一天了,喝杯茶润润吧!”

      赵君尧接了过来,抿了一口就放下了,像是有些不满意。

      心里烦啊,他现在看什么能满意?

      施贵妃挥退宫人,坐在赵君尧的身旁,小心翼翼伸出纤手,轻轻按着他的太阳穴。

      “表哥您用膳了吗?”

      “没心情!”赵君尧有些疲惫。

      “表哥,事情已经这样了,您心里头再不好受,也得保重龙体啊!”

      施贵妃小心小意地劝着,温言软语。

      可赵君尧却听得直皱眉,大道理谁不懂?

      可到底是他的孩子,即便没见着面,心里头也不好受吧。

      不着痕迹地推开施贵妃的手,赵君尧往后一倒,靠在大迎枕上假寐。

      这就是明显的不耐烦了。

      施贵妃有些尴尬,片刻又笑了笑。

      “表哥,我去弄些吃的,您休息一会儿吧!”

      说着就出去了,不多时,宵夜就摆了上来。

      赵君尧睁眼一看,本来有些饿的,立时就没胃口了。

      面食有糕有饼,甜的有红豆酥、绿豆糕、糯米枣糕、蛋黄酥等……

      咸的更多,一样样精致华美的菜肴。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

      基本都齐全了,汤类的更别提,甜羹咸汤加起来不下十种。

      这些东西摆了满满一桌,精致华丽。

      可就这样一桌,拿多少银子都买不来的御膳,他此刻却丝毫提不起兴趣。

      “朕……没有胃口!”

      施贵妃描画精致的脸上,顿时挂上了浓浓的担忧。

      “表哥……”

      “算了,朕累了,歇着吧”

      赵君尧说完就起了身,往内室走去。

      躺在床上,他脑子里忽然蹦出夏如卿傻笑的一张脸。

      要是她的话,她会给自己弄什么吃的呢?

      施贵妃从小锦衣玉食,吃穿用度华丽无比,他亦然,以前还没觉得不对。

      直到遇见那小妖精,他才觉得,那样简单纯朴的活法更叫人舒服。

      和她在一起,他觉得自己只是个普通人,是个小老百姓!

      那晚的小炭炉让他十分难忘,甚至那不太暖和的昭华阁也叫他心里惦记着。

      可惦记着,又如何呢?

      生在皇室,他肩上的担子太重,终不能只为自己。

      心烦意乱地翻身,不知过了多久才睡过去。

      施贵妃不敢睡实,小心伺候了一夜,在早上辰时的时候,才送走这尊大佛。

      ……

      因着芸妃小产,大部队不得不提前回宫。

      回到昭华阁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夏如卿冻了一天,就要歇下了,小柱子忽然来了。

      “贵人,皇上叫奴才接您过去,暖轿在外头等着呢……”

      夏如卿心想:完蛋了,皇上这两天心情不好,可别叫自己撞上了!

      紫宸殿里,赵君尧正在批折子。

      腊月二十三要封御笔,所以这两日的折子格外多。

      夏如卿忽然觉得,赵君尧的日子挺苦逼的。

      不管你冷了饿了还是病了,还是情绪差了,你都得干活,而且……

      那么多,摞起来得有一尺多高吧。

      攒了好几天了的,要紧的在南苑已经批过了,这些是不要紧的,但也得批!

      屋子里烛光明亮,夏如卿也不敢吭声,就抱着那本《楚朝疆域志》慢慢啃着。

      不知过了多久,赵君尧批完折子走过来的时候,夏如卿抱着书已经睡着了。

      看着她恬静的睡眼,他心里忽然平静了下来。

      她很懂事,乖得像猫儿,有时候又很顽皮,给她三分颜色,她就想开个染房。

      整天吃好了喝,喝好了睡,好像没什么烦恼。

      不自觉的,他唇角微勾。

      俯身下来,小心翼翼把她抱上了龙床。

      这一夜,他什么也没干,就抱着她,渐渐入睡。

      ……

      一转眼到了小年,芸妃养着身子基本不出门,皇上忙得无暇进后宫。

      连最得宠的施贵妃都有好几日没见着皇上了。

      皇后忙着打理过年的各项事宜,连请安都免了。

      外头冷,大家都不出门,后宫的日子风平浪静。

      这日下了朝,赵君尧去宁寿宫给太后请安。

      “皇帝国事繁忙,不用总惦记着哀家!”

      太后见儿子来,笑得一脸慈祥。

      “自那日南苑回来就没来过,儿子不孝!”

      “我们母子,何须说这些,你事情多,保重身子最要紧!”

      太后说着,将皇帝拉到身边坐着,又问。

      “可用了早膳了?”

      “不曾!”

      “正好我这里也要摆膳,不如陪哀家用些吧”

      赵君尧神色一缓,笑道:“母后这里可有好几样好吃的,儿子有口福了!”

      一句话哄得太后笑了,朝庆嬷嬷笑道。

      “瞧瞧,长得这么大,一来哀家这里,还是只惦记吃的!”

      “母后宫里几个老嬷嬷的手艺,儿子最喜欢!”赵君尧顺着话题道。

      “皇上念旧,不嫌弃奴婢们的手艺,奴婢这就叫她们做着,一会儿就好……”

      庆嬷嬷笑眯眯地走了。

      皇上自小爱吃的几样菜,她们早就烂熟于心!

      太后常年吃斋念佛,大御膳房的菜也不爱吃。

      寻常都是几个擅长厨艺的老嬷嬷伺候着。

      太后又笑:“哀家记得你小时候在上书房念书,下了学回来,一进门就喊着要吃的!”

      赵君尧也笑了:“母后还记得!”

      “怎么不记得?那时候,你和婉心、钧其他们,你们仨凑在一处,可是调皮得不行!”

      ‘婉心’是施贵妃的闺名。

      赵钧其则是赵君尧的堂弟,九皇叔燕王的嫡子,燕王世子。

      因着三人年岁差不多大,所以儿时常一块玩。

      赵君尧的笑淡了些。

      还是说道:“每次闯祸,还是母后帮着包庇,不然父皇发现就是一顿板子!”

      说得太后笑了起来,又唠了会儿磕,太后叹道。

      “你们都大了,钧其那孩子跟着他父亲去了封地自不必说,你和婉心,也不比从前了……”

      “母后多心了,自然还是一样的!”

      他心想着:这后宫,若论宠爱,谁也及不上她,还不够么?

    quo;皇上累了一天了,喝杯茶润润吧!”

      赵君尧接了过来,抿了一口就放下了,像是有些不满意。

      心里烦啊,他现在看什么能满意?

      施贵妃挥退宫人,坐在赵君尧的身旁,小心翼翼伸出纤手,轻轻按着他的太阳穴。

      “表哥您用膳了吗?”

      “没心情!”赵君尧有些疲惫。

      “表哥,事情已经这样了,您心里头再不好受,也得保重龙体啊!”

      施贵妃小心小意地劝着,温言软语。

      可赵君尧却听得直皱眉,大道理谁不懂?

      可到底是他的孩子,即便没见着面,心里头也不好受吧。

      不着痕迹地推开施贵妃的手,赵君尧往后一倒,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