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井葬》封然

    《井葬》封然完本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来源:b|小说:《井葬》封然|时间:2022-05-14 13:44:01|作者:微扬

    《井葬》封然小说是由微扬倾心打造的一本同居1V1豪门复婚小说,《井葬》封然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故事引人入胜快来阅读吧。俞晚晚如愿以偿的嫁给了暗恋了十年的男人,没想到男人却一步一个陷阱将她送进了监狱。在狱中饱受折磨的时候,收到的是男人终于和白月光在一起的消息,他们的孩子危在旦夕的时候,收到的是他和白月光要订婚的消息。记者采访她对苏少订婚有什么想法,她大方一笑:“恭喜他终于治好了无能。”此时机场外面的俞小满见到了只在照片中见过的男人,冲上去大喊:“大王八精!”苏言深拎起面前的小家伙,黑着脸问:“你是谁..

    《井葬》封然《井葬》封然

    听说苏少前妻出轨过

    以前有不自量力的陪唱觉得自己特殊,一定能入苏言深的眼,想办法勾引,结果被苏言深安排的在A市没有任何容身的地方。

    他不能让小秦消失在

    A市,小秦是月色的摇钱树,是他的宝藏女孩。

    “哦。”俞晚晚嘴角扬起一抹不屑。

    不近女朋友以外的女人……

    她倒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呢,苏言深恨她入股,为什么还能和她做那种事情?

    如果是为了羞辱报复,那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么?

    俞晚晚抬起胳膊架在吧台上,托着腮,另一只手端着杯子,疑惑的思索。

    周经理的脑袋忽然凑过来,“不过我和你说个八卦,就咱两说说,不能传出去。”

    神神秘秘的。

    勾起了俞晚晚的好奇。

    俞晚晚点头,“你说。”

    周经理前后左右都看了一遍,确定没有人在周围,才又附上俞晚晚的耳,“听说苏少以前身体不咋地,前妻才出轨。”

    俞晚晚:“???”

    她出轨了?

    明霜和苏言深到底给她安排了多少骂名?

    真是做贼喊抓贼。

    “是不是很惊讶?”周经理聊起八卦,眼睛都放亮光。

    俞晚晚愣了愣,笑着点头,“是……是……”

    想不到她一句话,对苏言深私下里造成了这么大的非议。

    有点爽呢。

    她又摊手,“不过他在二十三四岁的时候都不行,现在二十六七了,应该越来越下降了。”

    “咳咳……”

    周经理听着俞晚晚的话,呛着了似的,干咳。

    额……俞晚晚感觉自己这话似乎也得罪了周经理,“周经理,你大可不必对号入座,在我看来你还没有二十五岁。”

    “不是……”

    周经理欲言又止,表情很怪异。

    俞晚晚察觉到不对劲,感觉周经理在看她身后,她扭头。

    蓦的对上一张熟悉的俊脸,她惊了一下,险些从高脚凳上滑下去。

    苏言深浅灰色衬衣,领带还正经的打着,一只胳膊架在吧台上,另一只手揣在西裤口袋里。

    垂眸看着俞晚晚。

    俞晚晚有点心虚,她不知道刚才她和周经理说的话,苏言深听到了多少,她举起手对他摆了摆,“苏少,好久不见。”

    苏言深挑眉,“是么?”

    极具挑衅的语气和眼神。

    他在生气……

    俞晚晚怕他一个不高兴,直接喊她’俞晚晚’,她赶紧起身,“我该上台去唱歌了。”

    台上莉娜正好也唱完了。

    她往台上小跑,受伤的脚还是不能太过用力,跑起来一颠一颠的。

    背影欢悦可爱。

    苏言深瞧着,嘴角禁不自禁的微微上扬。

    周经理皱眉,眨眨眼,再眨眨眼,他看花眼了吗?

    苏少看着小秦笑?

    这位少爷来月色这么多次,他还是头一次见他对哪个女孩子笑。

    难道……?

    俞晚晚上台了,从金发女子手里接过了麦克风,苏言深收回目光,看到周经理探究的眼神看着他,他脸色恢复如常的冷。

    周经理忙收起八卦心,刚才他和俞晚晚聊的话被苏言深听去了不少,他得甩掉一部分锅,“苏少,这小丫头,八卦的很,非要跟我打听苏少您的事情。”

    p>

    俞晚晚的眼里忽然失了颜色一般,她回过神,低头咬了一口手里的小笼包。

    然后又抬头看着苏言深,不屑的勾了勾唇,“你也不算是年轻了,一周两次如果你不行,那就改成两周三次。”

    这话,很容易让人产生’自己不行’的怀疑。

    苏言深想到昨晚俞晚晚在手机里搜索男人二十七岁算不算年轻的事情,“我才二十六。”

    冷声强调。

    语气难掩的生气。

    俞晚晚随口疑惑,“不是二十七吗?”

    皱眉,认真的想了想。

    好吧,还有两个月才是他的生日,严格来说,他现在在系统上的确显示是二十六。

    她又点头,“那一周两次的协议就不改了,等过了二十七再商量。”

    她看上去可真勉强。

    苏言深眯着眼睛,碗里的粥忽然没有以前好吃了的感觉。

    俞晚晚放下筷子,又拿起勺子,喝了一口燕窝粥,然后又放下勺子换筷子。

    通常左手拿勺子喝一口就行了,可是她的左手因为行动不麻利,很少用到,久而久之就习惯了用右手操作一切。

    苏言深注意到这个细节,他攥着拳头起身,走出餐厅,问萍姨:“金大夫呢?”

    萍姨在擦灰,她停下来回苏言深,“去给小诺小姐换药去了啊。”

    苏言深蹙了蹙眉,没再说话。

    这时候,俞晚晚也吃好出来了。

    听到了苏言深和萍姨的对话。

    他和明霜的孩子,生病了都不用去医院,专门的大夫围绕着。

    俞晚晚抿嘴吸了一口气,吐出,在苏言深身后出声,“我今天要回去上班,每天会晚点回家。”

    只是通知,不是请求,也不是商量。

    她边说边走,走到了苏言深的前面。

    脚腕还疼,走路还瘸着,但大夫说不影响,只要别太受力就行。

    萍姨察觉到气氛不对,很识趣的去厨房收拾了。

    苏言深跟上俞晚晚,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着转身面对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