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为救女儿,我被老婆赶出家门》叶锋

    有哪些小说推荐-《为救女儿,我被老婆赶出家门》叶锋免费看全文

    来源:yg|小说:《为救女儿,我被老婆赶出家门》叶锋|时间:2022-05-14 13:29:02|作者:寂寞剑客

    经典美文《《为救女儿,我被老婆赶出家门》叶锋》是来自寂寞剑客倾心创作的一本系统流兵王特种兵战争军旅抗战热血杀伐果断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为救女儿,我被老婆赶出家门》叶锋,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特种兵王野,一觉睡醒来到了亮剑世界。从此,晋西北铁三角之一的李云龙麾下又多一员猛将,独立团的战斗序列中也多了一支传奇部队。晋西北铁三角!中原突围!孟良崮!双堆集!战长津!守铁原!成就一代兵王传奇!...

    《为救女儿,我被老婆赶出家门》叶锋《为救女儿,我被老婆赶出家门》叶锋

    屠宰场

    “大王,鬼子来了!”

    负责瞭望的魏大勇低叫起来。

    正猫在背风处休息的王野便赶紧爬上山头,再举起望远镜往前看,果然看到黑压压的鬼子骑兵正沿公路开过来。

    魏大勇又道:“看样子整个骑兵中队都来了。”

    王野嗯了一声,又转身对着身后公路打手势。

    趴在后方山头警戒的王喜奎便赶紧大声示警。

    紧接着,正在剪电话线的方块组成员便赶紧从电线杆上滑落下来,踩着没过脚踝的积雪往山上飞奔。

    脚步所过之处,

    留下一串串醒目的脚印。

    直到王喜奎和李四根他们都上了山,王野才收起望远镜,又将挎在肩上的三八式步枪卸下来,瞄准前方的鬼子骑兵。

    魏大勇也跟着把步枪从肩上卸下来。

    不过左手握住枪管之时,还是冻得哆嗦了下。

    昨晚下雪时还没觉着冷,可从上午开始化雪,气温就急剧下降。

    王野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魏大勇却冻得不行,尤其是温暖的双手冷不丁触碰到冰冷的枪管,那种酸爽真形容不出来。

    不过魏大勇还算是能扛冻。

    毕竟在少林寺当过十年和尚。

    打个哆嗦,魏大勇很快就适应。

    也跟着王野将步枪照门往上翻起。

    王野说道:“我打旗手,你打军官。”

    “是。”魏大勇应一声,拿枪口锁定队列中的鬼子军官。

    王野也拿枪口锁定队列中的鬼子旗手,只不过并没有急着开火,而是等到鬼子骑兵停下来,王野才又抓起一把雪花轻轻洒向空中。

    遂即又道:“距离六百,风速6米每秒,风向西北偏西。”

    根据王野提供的参数,魏大勇迅速调整好射角,右手食指勾住步枪扳机,然后调整好呼吸一点点下压。

    “叭钩!叭钩!”

    两声枪响几乎同时响起。

    王野和魏大勇打完一枪,又同时抬起头往前看。

    大约一秒钟后,前方六百米外,扛着旭日旗走在队列最前面的鬼子旗手头一歪就直挺挺的从马背倒栽而来。

    传奇级狙击真不是吹的!

    六百米的距离,对于王野来说已经是小菜一碟。

    魏大勇却没能打中,因为那个鬼子军官还活得好好的,甚至还拔出军刀,指着他们两个藏身的山头大吼着什么。

    用脚指头都能猜到,鬼子肯定是下令发起进攻。

    “撤!”王野毫不犹豫的将步枪收起,转身就跑。

    这次的伏击点离公路只有不到两公里,所以用不着像上次那样往死里跑,但是也绝不能麻痹大意。

    不然被鬼子骑兵追上可不是闹着玩的。

    魏大勇也收了步枪跳起身,跟着王野,跟两头受惊的野猪疯狂向后逃窜。

    两人堪堪跑到第二个山头,身后就响起轰轰隆隆的马蹄声,急回头看时,便看到黑压压的鬼子骑兵已经越过他们刚才藏身的山头。

    “快!”王野便毫不犹豫的加快速度。

    魏大勇也是甩开长腿往前极速狂奔。

    ……

    不用借助望远镜,佐藤健太郎都能看到前方雪地上夺路狂奔的两个八路。

    这两个土八路都是大高个,甩开了一双大长腿正往前狂奔,却在身后的雪地上留下了两行深深的醒目的脚印。

    看着那两行脚印,佐藤健太郎嘴角便绽起一抹狰狞的笑意。

    上次还没有下雪,所以土八路可以利用环境快速隐匿形迹,但是这一次,土八路从雪地上跑过就会留下脚印,还怎么隐匿形迹?

    前田君不让他们贸然追击,但不追是不可能的。

    对于骄傲的皇军骑兵来说,在哪里跌倒必须在哪里爬起来。

    “哟西,这次看你们还能往哪儿躲!”佐藤健太郎狞笑一声,又高举着马刀大吼道,“涛次该得,涛次勒该得!”

    百余骑鬼子骑兵犹如潮水般往前涌。

    这一次,佐藤中队除了兽医和马夫,战斗人员已是倾巢而出。

    很显然,佐藤健太郎也是很想抓住这次下雪的大好机会,把这伙神出鬼没的土八路逮住并且消灭掉。

    百余骑兵潮水般从雪地中漫卷而过。

    转眼间,就已经追出了将近两公里。

    而前方的两个土八路也已经近在眼前。

    更让佐藤健太郎兴奋的是,这两个土八路的速度明显慢下来,有些跑不动的样子,估计是体力已经到了极限。

    不过在兴奋之余,佐藤健太郎也是提高了警惕。

    这伙土八路可是狡猾至极,所以他们肯定不会乖乖的束手就缚,不出意外的话附近肯定会有别的土八路埋伏。

    当下佐藤健太郎便把身体压得低低的。

    这样可以尽量减小被弹面,避免中弹。

    看到佐藤健太郎压低身子,跟进的鬼子骑兵便也纷纷压低身子,不过鬼子骑兵的速度并未减慢多少,依然是跑得很快。

    ……

    前方两百米开外,战狼小队的其他成员和骑兵一排的战士们早已经埋伏多时,带来的六挺仿捷克轻机枪也已经部署好。

    六挺轻机枪,分别摆在四周的山头上。

    可以对中间的开阔地形成不留死角的交叉火力。

    这就是一个绝佳的屠宰场,只等鬼子往里边钻。

    不过最先“闯”进屠宰场的是王野还有魏大勇。

    王野原本跑在前面,但是刚冲进开阔地时摔了一跤。

    这一摔,王野便索性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往前冲,嘿,速度居然也没有比魏大勇慢多少,转眼间两人便从另外一侧跑出了开阔地。

    紧接着,鬼子骑兵就轰轰隆隆冲进来。

    鬼子骑兵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就闯进这片屠宰场。

    “给我打!”孙得胜率先扣下扳机,抵在肩上的仿捷克机枪便立刻咆哮起来,伴随着哒哒哒的咆哮声,一道耀眼的火舌瞬即向鬼子骑兵扫过去。

    几乎同时,另外五挺仿捷克轻机枪也打响:哒哒哒!

    六道耀眼的火舌瞬间就交织成一张密集的、不留任何死角的交叉火力网,将百余骑鬼子完全笼罩其中。

    火舌扫到之处,顷刻间便是人仰马翻。

    随之而起的便是连绵不息的马嘶人沸。

    突如其来的机枪火力,一下子就把鬼子骑兵打懵掉。

    扬刀冲在最前面的佐藤健太郎在第一时间就被打死,失去指挥的鬼子骑兵就变得更加不知所措、无所适从,有的想要逃跑,有的还想要往前冲,有的却翻身下马借战马尸体做掩护与八路军展开对射,怎一个乱字所能形容?

    结果不用多说,还不到五分钟,战斗就结束了。

    先是机枪扫射,接着又被战狼拿步枪挨个点名。

    踏入“屠宰场”的一百余骑鬼子骑兵全军覆灭,一个都没能跑掉,至于有没有鬼子躲在人马尸体中间装死,那就需要打扫战场的时候甄别。

    “停止射击。”王野扬起右手大声喝道,“黑桃组,警戒。”

    “是!”王喜奎答应一声,带着赵二娃和黄顺迅速前出警戒。

    王野又喝道:“其余各组,还有骑一排,抓紧时间打扫战场。”

    说到这一顿,又接着说道:“打扫战场时千万注意,发现鬼子尸体不要轻易接近,一律先照头部补一枪。”

    “翻转尸体之时千万小心。”

    “有些鬼子会在身下偷偷的藏一颗手雷。”

    “你这一翻,拉环就拉开,手雷就炸了。”

    王野一边说,一边掏出南部十四式手枪,瞄准离他最近的一具鬼子尸体的头部就是叭的一枪,枪声响过,鬼子后脑勺上便立刻绽起了一朵血花。

    再接着,鬼子尸体便翻转过来,原本藏在身下的一条右手也伸开来,一颗手雷骨碌碌的滚出,赫然还往外呲呲的冒着白烟。

    “艹!”王野咒骂一声赶紧卧倒。

    “轰!”一声炸响,溅起大量积雪及泥土。

    不少滚烫的泥土落在王野的身上,王野却毫无感觉。

    “看见没有?”王野爬起身说道,“我要是麻痹大意,刚才就死了。”

    有了这个现成的例子,战狼还有骑一排的战士们再打扫战场就谨慎多了,真按着王野的吩咐,不管死活,先照着脑袋补一枪。

    “快,抢救战马。”孙得胜的注意力却在战马上。

    刚才的射击,是照着鬼子和战马进行无差别射击,而且战马的目标更大,所以中弹的概率比鬼子大得多。

    鬼子被打得全军覆没,战马也就可想而知。

    但是战马的生命力要比人类顽强得多,只要不是直接命中躯干要害部位,受伤的战马就还有得救,这些可是军马!

    PS:昨天炸出不少留言,那我就放心了,看来还是有人的,不是“写了个寂寞”。

    ldquo;小王,你知道我?”旅长对李云龙严厉,对王野就很随和。

    “知道。”王野心说我还能不知道你?你老人家可是开国大将,嘴上却道,“团长经常在我们面前说,旅长是他最佩服的人,没有之一。”

    一句话,说的旅长和李云龙都很舒服,心说小王就是会说话。

    旅长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和蔼,又问道:“你们这是……又外出搞副业去了?”

    “没有,我们正忙着训练呢。”王野看到李云龙躲在旅长背上冲他使眼色,就知道李云龙不想让旅长知道虎亭据点的事,当下便信口胡诌道,“就是回来的半道上遭遇了鬼子的一个骑兵小队,顺手就给收拾掉了。”

    旅长道:“你们干掉了一个骑兵小队?”

    “没能全歼,跑了几个。”王野摇了摇头,又道,“还有就是,在交火中有六匹军马受了伤,就算治愈了也是当不成军马,就只能杀了。”

    李云龙脸上便露出肉疼之色,多好的军马啊。

    孙得胜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悄摸摸的凑了过来,听到王野这话便忍不住埋怨:“你狗日的就不能注点意吗?交火时别打马只打鬼子可还行?”

    &ldqu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