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禁欲少统领又撩又浪》陆燃沈醉

    《禁欲少统领又撩又浪》陆燃沈醉全文阅读

    来源:zs|小说:《禁欲少统领又撩又浪》陆燃沈醉|时间:2022-05-14 13:09:01|作者:月初姣姣

    这部小说《《禁欲少统领又撩又浪》陆燃沈醉》的主角是《禁欲少统领又撩又浪》陆燃沈醉,小编很佩服作者月初姣姣的文字功底,故事十分新颖,让人越看越想看,月初姣姣对于主角《禁欲少统领又撩又浪》陆燃沈醉人设的塑造也很用心,看完之后《禁欲少统领又撩又浪》陆燃沈醉的形象和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禁欲少统领又撩又浪》陆燃沈醉》他的喜欢,是旷野荒原的风,暴烈温柔。——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季队长,野路子出身,不羁散漫,难以亲近,不好惹又难相处。出差一趟,听说处了个女朋友。众人感慨:这是谁家姑娘瞎了眼。**后来的某天,保护区里来

    《禁欲少统领又撩又浪》陆燃沈醉《禁欲少统领又撩又浪》陆燃沈醉

    34 失控,我就会很喜欢【元旦活动】

    风在吼,狗在叫,季北周在笑,林初盛却尴尬地头皮发麻。

    看了眼自己这一身紫红色的中老年法兰绒睡衣,邻居家的狗又一直用头使劲蹭着她的腿。

    林初盛就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都没机会。

    季北周直起身,寸板头,不再是初见时那般贴着青皮,略长些,难得穿了件毛衣,搭着黑色羽绒衣,笔挺干练,自带气场,极有存在感。

    “你、你怎么回来了?”

    林初盛声音压得低,尬到恨不能用脚趾抠地。

    “放假回家。”季北周说话难掩笑意,“去换衣服吧,我等你。”

    林初盛请客的大话放出去,覆水难收,只能慌慌张张逃回家。

    “妈,我有事要出去,没法帮你看门了。”

    不待程艳玲开口,林初盛早已钻回屋,面向镜子,看着自己的装扮,恨不能抓头挠墙。

    这季北周怎么出现得毫无征兆,好歹提前说一声啊。

    此时她才想起外面天寒,当时又羞又急,竟忘了请他进屋坐坐。

    只是请他进来,又该怎么介绍,爸妈本就误会他们的关系,只怕又说不清了,要是知道他是季成彧的亲哥,这怕是又得炸了……

    林初盛心里乱哄哄,手上的动作却没停,翻箱倒柜找衣服,一时竟然挑不出一套适合出门的。

    ——

    此时的季北周还在逗狗,想着林初盛的睡衣,会心一笑,只觉得可可爱爱。

    “哮天犬!”一声呼喊,狗蹭得一下窜走,跑到熟人面前摇头摆尾,蹭着腿求关注,“你不回家在跟谁玩啊?”

    哮天犬扭头冲着季北周汪汪两声,他扭头看过去,目光相撞,他急忙直起腰,上前喊了声叔叔好。

    林建业隔着一段距离就看到了季北周,当时就喜不自胜。

    这小伙子他见过。

    “你好,来找我们家初盛?”

    “嗯。”季北周也没藏着掖着。

    这让林建业想起女儿上学时总在他家附近晃荡的季成彧。

    那小子看见他就跟见了鬼似的,跑得比贼都快,一看就知道做了心虚,哪儿像现在这个,大大方方,不卑不亢。

    “站在外面干嘛?初盛这孩子太不懂事了,进屋坐坐,喝口热茶。”林建业早就想认识他,眼睛落在季北周身上,就没挪开过。

    “太麻烦您了,我就在外面等等吧。”

    “喝口茶有什么麻烦的,进来吧,哮天犬,你赶紧回家。”这狗好似有灵性,一听说回家就扭头往回跑,林建业则推开小旅馆的门,热情招呼他进屋。

    “那我就不客气了。”季北周态度谦和。

    “谁来了啊。”程艳玲正坐在收银登记处追剧,余光瞥了眼也急急起身,下意识整理了一下衣服。

    “随便坐,我给你倒水喝。”林建业笑着。

    “叔叔您别客气,我不渴。”

    “我给你泡点茶,红茶还是绿茶?前段时间刚有人送了一盒好的红茶……”

    ……

    林初盛也担心天寒地冻,让季北周等她太久,换了衣服,匆匆搽了下脸就赶紧跑出去。

    这一出门,差点没把她吓得魂儿都飞了。

    季北周居然出现在她家客厅!

    正跟她爸妈有说有笑?

    最可怕的是,在他家地盘上,季北周表现大方坦荡,倒是她爸妈居然有些拘谨不好意思,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初盛啊,你朋友来找你,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好意思让别人在外面等。”林建业皱眉。

    “叔叔不怪她,是我来得突然,两手空空,不好意思贸然登门,所以没进来。”季北周替她解释。

    季北周短短一句话,却赢得了林家夫妻俩的好感。

    知道维护女儿,知分寸,懂礼数,说话也进退有度,个子高,又精神体面,越发觉得小伙子不错。

    “你们是要出去玩吧。”程艳玲笑道,“那赶紧走吧,天都要黑了。”

    林初盛:“……”

    生平第一次,林初盛要出门,父母恨不能撵她赶紧走。

    两人离开时,林建业还笑着让季北周有空来家里坐坐,吃顿饭。

    目送二人背影消失,林建业还感慨,“小伙子说话谈吐不错,挺靠谱的。”

    “那小伙子挺靠谱的,你就一点都不靠谱了。”程艳玲冷哼着,“刚才你跟人家说了半天,都在聊什么茶叶,居然连他姓什么叫什么都没问,你是不是缺心眼。”

    林建业低咳两声,第一次见女儿的“疑似男友”,他也紧张啊。

    一时不知该聊什么,扯到茶叶就多说了几句,居然把正经事都忘了。

    个人信息,一概忘问。

    ——

    林家夫妻俩懊恼着,林初盛心底也郁闷。

    这季北周到底是从用了什么法子?

    季成彧追了她那么多年,连她家门都没敢踏进来,见着他爸跑得比兔子还快,他却可以和她爸喝茶聊天了。

    就连咬过季成彧的狗,在他手下温驯如猫,季成彧见到,不得哭死。

    撞见自己穿着睡衣,本就觉得窘,此时又不知他和父母聊了什么,林初盛脑子乱哄哄的,尤其是走在季北周身边,这一路上可没少招人眼。

    模样出众,个子高,气质又是独一份儿的傲,别说女人了,就是大小伙都会多看他两眼,顺带……瞄一下林初盛。

    “去哪儿吃饭?”季北周读大学后极少回江都,若说找吃的,真不在行。

    林初盛倒是知道几家不错的餐厅,只是不知道他的口味,“你有特别想吃的东西吗?”

    “你定,我不挑食。”

    “那先坐车去市中心。”

    林初盛拦了辆出租车,到市区也就是起步价,只是她低估了跨年夜的人流量,压根打不到车,江都这地方不算发达,没弄地铁,只能选择公交出行。

    林家位置离市区较远,刚上车时,位置空了大半,两人还能坐着,经过换乘站陆续上人,带孩子出去玩的不少,两人纷纷让了位置,寻个人少的地方拽着拉环或是扶手。

    不过原本空闲的车厢,很快就拥挤嘈杂起来。

    人多了,两人的距离也不可避免地近了些。

    待司机开始吆喝里面的人再挤一挤时,林初盛已被挤得无路可退,难免与人擦着碰着。

    季北周伸手挡在她后侧,替她隔开了拥挤的人群。

    只是姿势暧昧,好似将她卷入了怀中。

    临近市区,开始堵车,公车走走停停,随着惯性,林初盛这身子也跟着前后跌撞,攥了太久的拉环,手腕难免失力,在司机一次急刹车时,身体失控……

    撞进了季北周怀里。

    霎时间,一股淡淡的烟草味窜入鼻尖。

    “不好意思。”

    林初盛刚准备撤开,司机再度急刹,又跌进他的怀里。

    没有支撑,整个人只能随着急走急停的公车乱晃。

    不过下一秒,腰上倏然一紧,她心头猛地一跳,整个人被季北周牢牢控制在怀里。

    林初盛心被揪紧,浑身僵硬。

    “撞到没?”季北周低下头,温热的气息蔓延。

    “没有。”

    即便穿得衣服多,林初盛也觉得腰间热度烧人。

    公车内过于嘈杂,季北周似是没听见,略微低着头,“你说什么?”

    “我没事,谢谢。”林初盛低声道谢。

    “你这一路上也没说几句话,因为那套睡衣?”

    林初盛瞬时有些羞恼,刚准备伸手撑着扶手,逃离他的控制,就见他又凑近了一点。

    尺寸之地,方圆之间。

    林初盛一颗心都吊了起来,小心翼翼屏住呼吸。

    “我觉得你挺真实可爱的,在我面前你只需要做最真实的自己……”

    他的呼吸还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落在脸上……

    如火燎原,热辣滚烫。

    “我就会很喜欢。”

    周围嘈杂一片,林初盛却只能听到自己擂鼓的心跳声。

    心脏乱撞,呼吸被撞乱,好似要把胸口都生生撞得变了形。

    就连公车到站都没反应过来,人太多,要挤出去并不容易,季北周自然得拉住她的手,护着她下了公车。

    心跳怦然,经风一吹,手背微凉,两人手心紧贴,却燥出一层热汗。

     

    思量许久,发了个表情包过去,询问一句:

    【你到家了吗?】

    季北周陪了她那么久,关心一下也理所当然,没想到他回得很快。

    【爸妈肯定早就睡了,怕打扰他们休息,我没有回家。】

    【那你准备去哪里?】

    【小彧家,已经到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不舒服?】

    【还行,没什么事了。】

    ……

    林初盛躺在床上,只露出半张脸,抱着手机,丝毫没察觉自己嘴角弯着浅浅的弧度。

    ——

    另一边,季成彧就有些昏聩了。

    他和赵茜外出跨年,刚回家洗了澡,两人均毫无困意,加之明日是元旦假期,都不用上班,季成彧就想着和媳妇儿交流一下传宗接代的事。

    裤子都脱了,手机响了!

    大半夜的,这特么到底是谁?气哼哼得拿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秒怂。

    讨好笑着:“哥?”

    “你跟弟妹睡了?没打扰你吧。”

    “没有啊,你这么晚,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

    “在家?”

    “肯定在家啊。”

    “开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