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

    小说 《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小说章节

    来源:yw|小说:《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时间:2022-05-14 13:00:54|作者:江河

    《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是作者江河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出生那天,我家正迁祖坟,我爸打死了棺材里一条快要蜕皮化蛟的大蛇,差点被蛇咬死。生我时,万蛇齐涌,蛇声嘶鸣,都说我不吉利。...

    《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逃婚后,残疾大佬急疯了》霍云寂

    开棺镇尸

      我知道墨修的意思,我和他昨晚算是成婚了,这也惹怒了蛇棺,所以这一切只是报复。

      唯一凑巧的是,正好今天陈家村的人,来找我麻烦,被我碰到了。

      只是我不明白,蛇棺到底是什么?

      是一具棺,还是一条蛇,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无论是墨修,还是柳龙霆,或者说是龙霞 ,都没有说过蛇棺什么!

      不过两具棺材依旧在“啪啪”的作响,围观的人全部怕死,不敢靠近,却又带着好奇心的往里看。

      何辜那一身仙气飘飘终究说服了陈新平,不一会就回来,朝我道:“陈家人同意将人和棺材留给我们,明天你将房子的房产证给他们,搬出去。我给了二十万的保证金,将这对父子带到秦米婆那里去。”

      “谢谢!”我没想到何辜这么有钱。

      二十万在他嘴里是个数字,对我而言却是一笔大数目。

      棺材里那种抓挠声更厉害了,外面围观人群见何辜来了,似乎心里安定了,居然还朝前凑了凑。

      我这会也顾不得害怕了,伸手就拉着陈全往屋里去,免得他又突然醒了,祸害其他人。

      何辜眼力劲也足,扯着陈顺也跟着进来。

      我飞快的将门关起来,外面陈新平还要阻拦,可听着一具棺材“砰”的一声响,又吓得缩了回去。

      等将门关好,我打开灯,这才进屋找了袋存着的米出来,将米洒在门边。

      墨修已经出来了,沉眼看着这这原本好好的一家四口。

      何辜已然拿着朱砂笔在陈全父子脸上画了符纹,见我洒着米,脸带轻视:“秦米婆问米,并不是四处洒米,龙灵你光是洒米是没用的。”

      “安心也好。”我将米洒完,却依旧拎着米袋,看着还在响的棺材:“怎么办。”

      “开棺。”墨修脸色发沉,低声道:“先钉住,然后拉去烧了。”

      他目光转到陈全父子身上:“他们喝了那条蛇泡的酒,也只能烧了,不烧的化,体内估计也会生出蛇来。”

      外面的人还在,现在烧肯定是不行的,而且这样烧了,似乎也有点不太对。

      但现在何辜镇住了,暂时也不管。

      “你那桃木钉可以把钉得住棺材里的尸体吗?”我只得将希望寄托在何辜身上。

      “桃木钉是用来钉你的,对付这些还用不上。”何辜直接从口袋掏出了几根十来厘米长的铁钉。

      朝我道:“开棺。”

      看样子,何辜他们是商量过怎么对付我啊,还专门准备了桃木钉。

      这真是让我“荣幸至极”啊!

      只是我没想到开棺这种事情,居然会落到我身上。

      不过看墨修的意思,是不会动手的。

      只得转身从屋内找了个撬棍,幸好何辜力气大,而且这棺材也还没钉死,没一会就将棺材盖给撬松了。

      可棺材刚一松,唆的一下,就有一条小拇指粗细的小蛇从棺材里窜了出来,昂着蛇头朝四处唆唆作响。

      棺材里好像有许多东西唆唆的就要朝外爬,吓得我本能的后退了一下,墨修一把将我搂住:“别怕。”

      跟着墨修手指一点,那条小蛇就软趴趴的又滑了进去,棺材里也没了动静。

      何辜直接将棺材盖打开,只见棺材里,陈全的媳妇穿着寿衣,依旧栩栩如生的模样,只不过肚子隆起。

      就算隔着寿衣,依旧可见里面有什么慢慢的拱动。

      尸体旁边,许多筷子粗细的小蛇,却已然匍匐不动了。

      “蛇君帮我护法!”何辜一个纵身,双脚踩在棺材两边,手里捏着那枚铁钉。

      我知道他要做什么,双眼盯着陈全媳妇的脸,手却不由的抓了把米。

      何辜左手捏诀,似乎念着什么,这才捏着那枚铁钉往陈全媳妇的额头钉去。

      他完全凭手压,就在铁钉破皮的时候,陈全媳妇的眼睛突然睁开。

      两粒眼珠子顺着太阳穴就再两边滚去,两条通体发黑的小蛇,嘶的一下就从她的眼眶朝外窜。

      也就在同时,她肚子处“嘶”的一声响,无数的小蛇翻滚着涌了出来。

      如同一个蛇球一般,所有的蛇头朝着外面嘶嘶作响。

      墨修冷哼一声,挥着衣袖将这些小蛇压下去,可没想陈全媳妇双腿居然也直挺挺的回踢,墨修立马抬头将她的腿压了下去。

      我站在一边,眼看着从陈全媳妇眼睛里涌出来的蛇要咬到何辜了。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手抓着一把米,直接摁着两个蛇头,给摁了回去:“你快点!”

      何辜冷喝一声,右手拇指入力。

      只听见什么破裂的声音,跟着一切都静了下来。

      我松开手上的米,转身就将棺材盖给抬了起来:“走开。”

      何辜一个纵身跳下来,我直接推着棺材盖给盖上,然后还怕里面陈全媳妇出来,伸手抓起一把米就拍在棺材上。

      然后拿起那根撬棍,将原本撬松的棺材钉给钉了回去。

      等我忙完这些,这才看着旁边那具棺材,朝何辜道:“这具也一样吗?”

      等我回头的时候,就见何辜满脸震惊的看着我。

      墨修的眼里,却似乎有点恍然。

      知道他这是又想起了以前那个人。

      我拎着撬棍,看着旁边的棺材:“我来撬开?”

      “她没有蛇入体,没有蛇种,不用开棺,只是被旁边的怨气感染,有点闹尸变,我贴几张符纸就行了。”何辜看着我手里的撬棍。

      沉声道:“等下我联系人,将这两具棺材拉出去烧了。”

      “只是这对父子……”何辜脸色为难,看着墨修:“蛇君认为该如何处理。”

      “烧了。”墨修声音发沉,低声道:“里面那条蛇是不会死的。”

      何辜似乎只是沉叹了口气,然后打了电话,似乎在安排人过来。

      我见局面算是稳定了下来,这才回厨房,从灶台最下面的一脸盆沙子里,挖出了几块生姜。

      姜单独买很贵,而且总是会忘记,我妈总喜欢买一堆埋在沙盆里,要用的时候,从沙子里挖出来,掰一块用就是了。

      挤着生姜水擦着手,滋得左手的伤口痛得指尖直抽,可我却依旧用力的搓着生姜。

      痛这种东西,能让人 保持清醒。

      直到辣得双手都发红了,我这才将挤了点洗洁精,将手洗了两遍。

      刚才伸手捂陈全媳妇眼睛的时候没注意,这会回想起来,就好像冬天摸着一坨冻实的肥皂,又冷又滑又软。

      墨修站在一边,看着一遍又一遍的洗着手:“用姜汁擦过就好了,刚才你很……”

      “只是被吓到了,激发了潜能。”我将手在水龙头下冲洗,扭头看着墨修笑了笑:“可能有点过激了,没吓到蛇君吧?”

      墨修好像愣了一下,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沉声道:“陈全父子必须要烧掉,要不然今天这种事情,还会再有的。”

      我只是沉默不语。

      墨修或许因为昨晚使了手段,跟我成婚,所以这会也有点尴尬,直接黑蛇玉镯缠我手上。

      我洗了手出来,见何辜已经拉开了门,和陈家人说着什么。

      想着这房子以后就不是我家的了,我转身上楼收拾东西。

      在二楼的时候,看着狼藉一片,心里有点发酸。

      转身进房收拾几身衣服,一推开门,脚就踩着我买的成套的试卷。

      踩着这套是英语,我还有几张没做完,原本约好张含珠一块做的。

      旁边一堆书,全部都洒在地上,连衣柜里的衣服都被胡乱的扯了出来。

      我床头柜里收着的几样小金饰,还在床下面原本一个新的行李箱,这会都不见了。

      我找了个塑料袋,只捡了几件自己要穿的衣服在里面。

      起身的时候,我用脚踢开那些做完的、没做完的试卷,还有错题集。

      这些东西,原本都是我最重要的,现在就跟垃圾一样。

      不知道心里头哪来的火气,一脚就将几本辅导书往门外踢去。

      可却被一只脚踩住,何辜一脸沉静的站在门口看着我:“火葬场的车来了,你跟我一块去。”

      我点了点头,看着一屋子的狼藉,转身将窗台上那盆花,一把就扯了出来,直接掐掉,扔在地上。

      然后抱起花盆,直接砸在那花苗上面。

      花汁和泥土染过那些试卷和书本,我拎好那个塑料袋就出门了。

      何辜站在门口看着我,好像要说什么,却只是沉叹了一声。

      墨修似乎轻叹了一声,却也没有说什么。

      只是在我关门的时候,那张我睡的床,“嘭”的一声就塌了。

    是要我死?”

      “这我就不知道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