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我在大唐封王的那些年(秦怀道)

    完结小说我在大唐封王的那些年(秦怀道)免费阅读

    来源:yw|小说:我在大唐封王的那些年(秦怀道)|时间:2022-05-14 12:53:54|作者:月下吃柠檬

    小说主人公是我在大唐封王的那些年(秦怀道)的书名叫《我在大唐封王的那些年(秦怀道)》,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下吃柠檬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我在大唐封王的那些年(秦怀道)》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马上先睹为快吧。在娱乐圈躺赢了一辈子的方澈穿了。直接穿到天后许青蒂的演唱会上,并且作为幸运粉丝上台合唱。许青蒂:“帅哥,今天想合唱我的哪首歌?”方澈不认识这位天后,也不会唱她的歌,只能硬着头皮:“要不,我来首新歌吧。”他是写出《青花瓷》的叶湘伦,是天才作家,是网剧鼻祖…

    我在大唐封王的那些年(秦怀道)我在大唐封王的那些年(秦怀道)

    澈哥,你怎么在这?

      当下方澈收拾东西,立刻定了去杭城的机票。

      一路风尘仆仆,一直到晚上,方澈才到杭城。

      期间他一直保持着和赵蝉儿的通话,方澈下飞机之后直接打车去了赵蝉儿和一群孩子居住的酒店。

      酒店门口,方澈见到了赵蝉儿,此时的她面容憔悴,看上去让人十分心疼。

      一见到方澈,赵蝉儿立刻说道:“不好意思啊,让你担心了。”

      “说这干什么?什么时候开始录制?”方澈白她一眼。

      “明天上午开始录制了。”赵蝉儿叹口气道。

      自打见到方澈,她心里即觉得踏实,又觉得愧疚。

      “先去见见孩子们吧。”方澈拍了拍赵蝉儿的头,让她在前面带路。

      这是一件快捷酒店,蓝鲸电视台给安排的住处,条件还算不错。

      不多时,赵蝉儿领着方澈来到了一间巨大的家庭房,屋子里二十几个孩子正凑在一块练习明天的节目。

      这群孩子大多十几岁左右,肤色黝黑,脸上统一挂着两坨高原红,穿着的服装也比较破旧。

      看到赵蝉儿进来,孩子们立刻涌了上来:“赵老师,你回来了?”

      “赵老师,我们练的可认真了。”

      ……

      等看到赵蝉儿身后的方澈的时候,孩子们都是一愣,然后怯怯地不再说话。

      赵蝉儿急忙介绍道:“这个人是赵老师的好朋友,你们可以叫他方澈哥哥,还记得老师给你们带的画册吗?就是方澈哥哥给你们买的。”

      这话一出,孩子们瞬间放松起来。

      他们知道,是有一位哥哥给他们捐了很多东西的。

      “方澈哥哥好。”当下有胆大的孩子就凑过来跟方澈说话。

      “你好,你叫什么呀?”方澈立刻柔声细语地回复。

      “尕娃。”那孩子脆生生地说了一句,最后还是抵不住内心的害羞,藏到了赵蝉儿身后。

      方澈也不与他计较,扫视一圈然后问道:“另外一位老师呢?不是说还有一位老师吗?”

      赵蝉儿叹口气:“学校里人手不够,那位老师昨天就回去了。”

      “没事,让我看看你们的节目呗?”方澈开始引入正题。

      “好。”当下赵蝉儿组织孩子们立刻站好队形,给方澈表演起来。

      他们准备的诗朗诵是《闵宁颂》,是当年闵宁镇一位老师为了歌颂福建援助宁夏的事迹而写的作品。

      为了让节目形式更加丰富,朗诵中间还加了一段当地歌曲《油菜花》的桥段。

      方澈听完之后,感觉确实差点意思。

      “不行吗?”赵蝉儿有些底气不足地问道。

      方澈摇摇头:“差一些。我这里有一个节目,你看行不行。”

      当下方澈就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跟赵蝉儿说起来,包括他在路上想起来的一段朗诵词。

      几分钟后,赵蝉儿目光亮了起来:“这样真的可以吗?”

      方澈点点头:“我觉得可以。”

      就在这时,尕娃凑过来说道:“方澈哥哥,我们是不是赢不了了?我今天看着那位导演看我们的眼神特别凶。”

      小孩子懂得不多,方澈觉得那种眼神应该是不屑,而不是凶。

      “没事啊。”方澈拍拍尕娃的肩膀,然后站起身来,看着孩子们:“孩子们,想不想赢?”

      “想!”几个胆子比较大的孩子立刻喊道。

      “好,那听方澈哥哥说,咱们的节目不是不好,是他们欣赏不来,哥哥这里现在有另外一个节目,咱们练一下好不好?练好了肯定能赢!”

      “好!”孩子们的好胜心本来就强,此时听到方澈的话,立刻斗志昂扬起来。

      其实小孩子真的不懂事吗?也不尽然,这些天其他的孩子,甚至是导演组看他们的眼神里的那种瞧不起,他们是能够看出来的。

      所以他们现在就想赢!就想让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失算!

      当天晚上,方澈把自己想好的节目给孩子们说出来,大家练习到了半夜。

      第二天早晨不到六点,这群孩子就精神抖擞地起床了。

      这群孩子自发的又练习了三个小时。

      今天,就是决赛了,他们要赢!

      九点多的时候,方澈和赵蝉儿一起组织孩子们上了大巴车,然后一行人往蓝鲸台录制大厦前进。

      不多时,来到了录制现场,是在蓝鲸台大厦旁边的一个录影棚里。

      不过《梦之蓝·涌华夏》这个节目本身热度不是很高,所以录制时间排在后面。现在一大堆人在外面候着。

      一下车,方澈就看到了其他几支队伍的成员。

      其他几支队伍的孩子各个穿戴整齐,带队老师也是满脸斗志。

      在魔都外国语附属小学那群孩子旁边,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站得笔直,方澈在那个视频cut里见过他,他就是魔都外国语附属小学的帮唱嘉宾潘玉声。

      秦城三中那群孩子旁边则是有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头,这是秦腔老艺术家赵军。

      京城清华附属小学那群孩子旁边则是十来个年轻的大学生,估计就是清华的帮唱嘉宾了。

      再看他们这边,一群孩子穿着破旧,旁边就跟着方澈和赵蝉儿两个年轻人。

      看到赵蝉儿等人,立刻就有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凑了过来。

      男人扫视了一圈赵蝉儿身后的孩子们,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怎么穿的这么破烂?节目组不是没给你们准备衣服吧?”

      这是节目组的总导演,资历不深,叫刘建。

      赵蝉儿还没说话,方澈上前一步:“我让的。”

      “你是谁?”刘建那眼睛撇了一下方澈。

      “我是他们的助演嘉宾。”方澈不喜欢眼前的男人,语气自然有些不好。

      “助演嘉宾?你?”刘建一下子来了精神。

      可以,一个破衣烂衫的队伍,一个一筹莫展的领队,再加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助演嘉宾,这话题一下子就有了。

      “现在棚里在录节目,等着吧。”刘建没好气地撂下一句话后,转身走了。

      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嘟囔了一声:“烂泥扶不上墙。”

      刘建的声音使得方澈等人引起了整个外棚的关注。

      “那就是闵宁小学的队伍?怎么穿的破衣烂衫的?”

      “那个男生就是他们的助演嘉宾?”

      “谁啊?我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呢?”清华的那群大学生里有人看着方澈说道。

      “估计是那个女学生请来的同学吧。不认识。”

      ……

      另一边刘建也在和几个同事聊着方澈等人。

      “喏,最后请来个学生,这下话题有了。”

      “哈哈哈没错。”

      就在这时,录影棚的大门打开,一群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结束了,咱们进去。”刘建一下子来了精神,刚才在里面录制的节目是《夜话名人堂》,请的都是有些名气的明星。

      这次请的是凭借着一首《新贵妃醉酒》而爆火的李玉。

      这家伙凭借着央视的几套节目,现在算是个不到二线的小明星了,而且潜力很大,所以《夜话名人堂》节目组准备在他真正大火之前邀请他。

      很快,李玉从录影棚走了出来,身边跟着一位男助手。

      “辛苦。”刘建一边招呼各个队进场,一边上前打了个招呼。

      李玉双手合十:“您辛苦了。”他火了之后倒是很懂得做人。

      “节目录得怎么样?”刘建开始凑近乎。

      “特别好,贵台的主持人很厉害。”

      两人说话的档口,其他几队成员已经进场,离得较远的闵宁小学团队也来到了门口。

      看着这群破衣烂衫的小孩子,刘建就有点不爽,要不是为了收视率,怎么也不想和他们打交道。

      “动作快点!”刘建回头对方澈等人喊道。

      他这一喊,立刻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力。

      李玉也下意识地看过去。

      只一眼,李玉就看到了站在队伍前面的方澈。

      “方澈!”李玉下意识地大喊一声。

      他这一声可比刘建的声音大多了,顿时把刘建吓了一跳。其他人也纷纷看过来。

      方澈?难道说的就是刚才那个年轻人?李玉怎么会认识他?而且方澈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啊。

      就在刘建呆愣之际,李玉一个箭步走到了方澈面前。

      “澈哥,你怎么来这了?”

      刘建等人:“???”

    话方澈人都傻了。这一听就是外行的话。

      不仅方澈呆住了,屋外的人反应更大,韩柠柠咬着牙:“这蒋海兵在说什么?这么天才的段落他要改掉?”说着人就要往里面冲。

      旁边的人赶紧拉住他:“easy,easy,歌是人家方澈的,看方澈怎么说。”

      屋内,方澈正视着蒋海兵的眼睛,缓慢而又坚定地摇了摇头:“我觉得不行。”

      改个屁啊,改了那还是原汁原味的霍元甲吗?

      萧正明的汗瞬间就下来了。

      那可是武打天王啊,怎么你说话就不能委婉点吗?

      屋外的人也瞬间紧张起来。

      听到方澈的答案,蒋海兵下意识地眉头一皱,好像很久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直接的拒绝了。

      萧正明想要凑上来圆场,蒋海兵一个眼神制止了他。

      “为什么?”蒋海兵沉声问道。

      方澈吸了口气:“拍戏您是行家,但是作曲就未必,这一段在您看来或许有些听不惯,但是却是本歌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一首歌在兼顾旋律、词曲的同时也要考虑传唱度,这一段戏腔够新够怪够洗脑,更加有利于传唱。”

      一段话说的有理有据不卑不亢,屋外的众人听的纷纷点头。

      这一刻,方澈的形象他们心目中立住了,有才华、有坚持,这才是一个文艺工作者该有的样子。

      “不改?”蒋海兵也来劲了。

      “不改。”方澈语气坚定。

      “咕噜。”萧正明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