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白汐纪辰凌

    《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白汐纪辰凌完整未删减版

    来源:zs|小说:《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白汐纪辰凌|时间:2022-05-14 12:45:30|作者:北翎之鸢

    《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白汐纪辰凌是作者《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白汐纪辰凌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白汐纪辰凌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玄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扣人心弦,超棒!魔界大佬君辞一朝穿越,成为娱乐圈小透明。面对公司雪藏,君辞面不改色,转身继承了爷爷留给她的小道观。...

    《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白汐纪辰凌《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白汐纪辰凌

    君姐,是个有真本事的人!

    办公室的门隔绝了外面的视线和声音,陈圆圆放开了胆子,对君辞说道:“君姐,视频真不是你发的?”

    君辞摇头:“不是我,我连潘霏霏的联系方式都没有。”

    “那是谁发的?”陈圆圆疑惑道:“我只发给了你一个人啊。”

    傅池坐在沙发上一脸冷漠:“什么视频?”

    你们背着我这个经纪人干了什么?

    君辞神秘兮兮道:“一个大料,圆圆偶然间拍到的,你要看吗?”

    傅池:“……”

    他很想高冷地拒绝,但说出的话却很遵从本心:“给我看看。”

    陈圆圆连忙把视频调出来放到他眼皮子底下。

    几分钟后,傅池神色崩塌:“你管这叫偶然拍到的?”

    谁没事去这个会所周围晃?还是凌晨一点过。

    君辞:“我当时掐指一算,觉得要出大事。”

    陈圆圆义正言辞:“是徐姝美想背地里阴君姐,我们这是先发制人!”

    傅池:“……”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

    君辞她管不了,陈圆圆这才跟着君辞几天?也被带歪了?

    “那个视频也不一定是你们拍的。”傅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分析道:“你们两个都没发,这视频就还没有流出去。”

    君辞:“那可不一定。”

    傅池&陈圆圆:“???”

    君辞云淡风轻:“你以为徐姝美的女一号为什么被撤了?”

    傅池:“……你发给江夜泊了?”

    君辞矜持点头:“我这是为他好,按照徐姝美原本的面相,她不仅不会红,不出半年就会身败名裂,到时候这部剧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你也说是原本的面相,那现在呢?”傅池好奇地问道。

    陈圆圆也好奇地看着她。

    经过拍视频的事件后,她对君辞的崇拜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君姐,是个有真本事的人!

    “现在嘛,谁叫她想阴我,她的劫难提前了。”君辞站在落地窗边,外面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在她身上晕出一层暖橙色的光晕。

    陈圆圆看呆了。

    君姐这个样子也太好看了!简直是遗世独立的仙女!

    然而仙女一开口,那气氛顿时消失殆尽。

    “想不想看那边的情况?”君辞回过头看着两人,脸上的笑容透漏出一丝猥琐。

    陈圆圆摇了摇头。

    错觉,一定是错觉。

    傅池:“怎么看?”

    君辞打了一个响指,手中莫名出现一根头发。

    “给我来瓶水。”

    陈圆圆立即去把傅池的茶杯拿过来:“矿泉水没有,茶水可以吗?”

    “勉勉强强吧,把杯子放在地上。”

    君辞把那根头发放进杯子里,随手在杯子外面的地板上画了一个圆圈,里面的头发忽然无火自燃。

    陈圆圆看得眼睛都瞪圆了。

    发丝燃尽后,君辞手指在空中点了四点,刚好连起来可以凑成一个正方形。

    “起!”她一声轻喝,水杯里的水忽然间飞到空中,随后化成无数小水滴落到地上形成一股细长的水绳。

    水绳一路向前移动,触到墙壁后立即分散开来消失不见。

    同一时刻,墙面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水幕。

    孙启办公室的画面一下子投射到了水幕上面。

    陈圆圆目瞪口呆,感觉自己三观出现了碎裂。

    傅池勉强保持镇静,但他微颤的瞳孔告诉其他人,他并不如表面这么平静。

    画面中是三个人,潘营、潘霏霏还有孙启呈三足鼎立各站一边,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

    “有什么事情不能在家里说,非要闹到公司?”潘营脸色难看,对潘霏霏的行为非常不满。

    潘霏霏声音尖锐:“爸,你知道孙启背着我干了什么吗?他居然跟他手下的艺人搅合到了一起!”

    “我没有!”孙启狡辩道:“那个视频里面的画面不是真的!”

    “你们都亲上去了,这都不是真的,那怎么才算是真的?”潘莹莹尖叫道。

    “够了!”潘营打断她的话,怒斥道:“不就是玩儿了一个艺人,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的?他平时在外面乱搞怎么没见你闹?”

    潘霏霏被吼得有些怔然,她不可置信:“爸,现在是我受了委屈,你不帮我也就算了,还吼我?”

    “当初你非要跟他结婚的时候我就劝过你,结果呢?你不惜跟我断绝关系也要嫁给他,既然有了选择,这个委屈就要有胆子承受!”潘营恨铁不成钢,“你们在家怎么闹我都不管,但是在公司闹,我绝对不允许!”

    孙启低着头,一声不敢吭。

    潘营从他跟潘霏霏交往时就不怎么待见他,结婚这么多年,他依旧没有入潘营的眼,现在更是因为他们夫妻俩经常吵架而心力交瘁,显然不想管了。

    他不想管也好,这样他在外面才能肆无忌惮,反正他再怎么不受待见,也是潘营铁板钉钉的女婿。

    “潘营以前很爱他的女儿,现在,可惜了。”傅池感叹道。

    “孙启都在外面明目张胆地乱搞了,潘总的女儿为什么还不跟他离婚啊?”陈圆圆疑惑道。

    就算是再爱一个人,被这么糟践也忍受不了吧?

    何况潘霏霏还是真正的有钱大小姐。

    君辞盯着潘霏霏的脸看了许久,最终说道:“不是她不想离,而是离不了。”

    陈圆圆和傅池异口同声地问道:“为什么?”

    君辞:“她被下蛊了。”

    “什、什么?”两人再次同步惊叫。

    “钟情蛊,中这种蛊毒的人会情不自禁地爱上下蛊之人,并且无条件地信任爱护他,潘霏霏当初不是为了他要跟潘营断绝关系吗?就是这种蛊毒在作祟。”

    陈圆圆:“可是他们结婚后不是一直在吵架吗?”

    君辞:“因为这种蛊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不能生孩子,一旦生了孩子,蛊毒在她体内的效用就大打折扣,必须要用下蛊之人的心头血不定期喂养。”

    “难怪,他们开始频繁吵架确实是在孩子出生之后,而且潘霏霏有几次提出离婚,后来又不了了之,现在看来,是孙启在背后作怪。”傅池显然对他们夫妻的事情有所了解。

    君辞点点头:“确实,蛊毒不是万能的,潘霏霏本来就是因为蛊毒才爱上了孙启,婚后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让本就效力减弱的蛊毒更加对她失去控制,孙启迫不得已,只能一次又一次用心头血来加强效用,所以潘霏霏才反复无常,离婚离不了。”

    ----------

    作者有话说:钟情蛊,我瞎编的。

    ldquo;你们先进去,阵法有一部分松动了,必须要找出来重新巩固才行。”

    楚邃南点点头:“苗幼,你跟着元道长。”

    苗幼脆生生地应道:“是!”

    大楼内。

    君辞跟在季叶弦的后面,看着他提着桃木剑直接跑到了三楼。

    一楼和二楼的厉鬼明晃晃地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都没看见。

    君辞有些无语。

    三楼的阴气明显比一二楼更加浓厚,一楼和二楼的厉鬼站在楼梯口瑟瑟发抖。

    “老大身上的气势怎么这么强了?”女鬼小心拉扯着男鬼的袖子。

    男鬼害怕地往君辞身后缩了缩:“我也不知道。”

    君辞:“……”

    口粮在她身后寻求庇护,这道题她有点不会。

    三楼的阴气都要凝成实质了,季叶弦丝毫没有感觉,还拿着桃木剑和罗盘站在走廊中央四下张望。

    罗盘上的指针一直滴滴滴转个不停,直到最后停在一个方向。

    季叶弦惊叫一声,剑尖指着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