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龙临都市叶锋》

    《龙临都市叶锋》第37章txt在线

    来源:yg|小说:《龙临都市叶锋》|时间:2022-05-14 12:37:07|作者:某二狗

    《《龙临都市叶锋》》这部小说的内容很有代入感,某二狗的文笔让人着实佩服,将主角《龙临都市叶锋》的人物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龙临都市叶锋》》故事内容干净利落,没有拖泥带水,而且情感表达很到位,《《龙临都市叶锋》》大律师张千胜,刑事辩护律师,从业30多年打赢超2000场诉讼官司,帮无数大富豪脱罪,赚取了数亿身家。站在法庭上的他,令人闻风丧胆,不寒而栗。但因为一场意外,他的灵魂附身于平行时空的蓝星法学生张伟身上。从此以后,法学生张伟,变成了战无不胜的大律师!而这一次,在某个憨憨的帮助下,他也从冷酷无情的大律师

    《龙临都市叶锋》《龙临都市叶锋》

    42章 请你当品德证人,开庭首日

    当张伟离开武协时,已经是下午。

    他看完了卷宗,对于死者陈某也有了一些了解。

    根据武协调查,陈某生前并没有全职工作,但却在某处黑市拥有一份修理倒卖非法手机的工作。

    他贩卖的手机,很多都是扒手非法偷窃来的,他负责拆卸安全控件,防止原主人定位,同时也做销赃和售后工作。

    当得知了陈某的工作,张伟就觉得他被杀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了。

    从事非法勾当的人,本就沾染着灰色产业,也更容易遭到仇杀。

    陈某的死,可能是意外,也可能是蓄谋。

    但多了这些线索后,让张伟更加确定,自己的委托人唐春风不是凶手。

    不过要证明唐春风不是凶手,就得要击破陈某儿子的指证,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张伟决定,先去唐春风的诊所看看,也许能有什么发现。

    他来到了位于中环东南方位的春风诊所,不过今日的诊所停业,门口也挂上了“休业”的牌子。

    诊所大门关闭,张伟在门口逗留了片刻。

    春风诊所位于一条老旧的小巷子内,往来行人不多,不远处倒是有一些年长的大爷大妈们聚在一起聊天。

    大爷大妈们聊得飞起,和他张伟也没有什么关系。

    所幸他提前问唐春风要了一封诊所的雇员名单,正好可以试一试。

    张伟拿出手机,开始输入号码。

    “喂,是李医生吗,我是唐医生的律师,请问你……”

    “我该说的都告诉武协了,不要再来找我,嘟嘟嘟……”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张伟懵逼了。

    这个李先生,好像是诊所的另一位常驻牙科医生,听到张伟自报家门后,却直接挂断了电话。

    很显然,这个李医生应该是被重案3组的人问过话了,现在急忙要和唐春风以及春风诊所撇清干系。

    毕竟唐春风现在是一宗谋杀案的嫌疑人,对于和平的龙国来说,牵扯到谋杀案可不是什么好事。

    “试试看其他人吧!”

    既然李医生不行,那么张伟就只能继续找下一位。

    “喂,是财务蒋女士吗,我是唐医生的律师,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不知道可否……”

    “我什么都不知道,嘟嘟嘟……”

    看着又一次挂断的电话,张伟嘴角的肌肉有些颤动。

    “下一个!”

    他继续拨号,找寻下一个人。

    “喂,是护工老张吗,我是唐医生……”

    “我不认识什么唐医生,我不知道!”

    电话内的老张吼了一嗓子,然后粗暴的挂断了电话。

    “我还就不信了,你们丫的真就狼心狗肺,连自己老板都不管了。”

    张伟怒了,再次拨号。

    “喂,是保洁吕阿姨吗?”

    “嘟嘟嘟……”

    “是前台彭小姐吗?”

    “嘟嘟嘟……”

    “是电工俞师傅吗?”

    “嘟嘟嘟……”

    “是护工黄小姐吗?”

    “对,我是,您是哪位?”

    就在张伟的麻木中,一个女人却突然问了一声。

    张伟大惊,这位护工居然没有挂断电话。

    “你好,黄小姐,我是唐医生的律师,方不方便找个地方聊一聊,关于唐医生的事,我要向你了解一下!”

    “好,好吧,请问你在哪?”

    “我在诊所门口。”

    “明白了,那等我15分钟……”

    另一边挂断了电话,但对张伟来说却是一个好消息。

    15分钟后,张伟还在诊所门口等待。

    “你好,是刚才通话的张律师吗?”

    一个弱弱的女声响起。

    张伟顺着声音看过去,就看到一个留着“苹果头”发型的圆脸女生,穿着绒毛衫,戴着粉色围脖,看起来最多二十五六岁。

    “你是春风诊所的护工黄夏莉?”

    “是的,那你一定就是张律师了!”

    “不错,咱们找个地方聊聊吧!”

    张伟点头,带着黄夏莉直奔附近一间咖啡店,二人点了被咖啡后坐下,开始交谈。

    “我想问一下,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挂了我电话,你却同意过来和我见面呢?”

    张伟也不含糊,直接开门见山。

    “因为,我觉得唐医生是一个好人,他不可能杀人的……”黄夏莉弱弱的回了一句。

    张伟眼睛一眯,看向眼前这个圆脸女生。

    “确实如此,我也认为唐医生绝对不会杀人,但诊所的其他雇员却不这么想,他们接了我电话,就像是见到了洪水猛兽一样。”

    人都是如此现实,春风诊所的其他雇员,让张伟见识到了人走茶凉。

    反倒是黄夏莉这个护工,表现出来的行为让张伟十分意外,对方对唐春风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

    “我想问一句,你认识中的唐医生,是一个怎样的人?”

    “唐医生啊,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和他相处的两年,我发现唐医生不仅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医生,而且还是一个孝顺的人,虽然他有时候循规蹈矩了一些,但……”

    随着黄夏莉的讲述,张伟对于唐春风的猜测都一一验证。

    唐春风小时候可能是一个妈宝男,对家人十分依赖,但本质不坏,性格也好。

    医学院毕业后,他一直从事本职工作,每天都和家人住在一起,也不沾染任何坏习惯。

    这样的人,连抽烟喝酒都不沾,连一张违停罚单都没有,简直就是模范好市民,妥妥的别人家孩子。

    “对了,张律师,医生最近怎么样?”黄夏莉说完之后,满脸关切地问了一句。

    “所幸把他保释出来了,但唐医生最近很不好,他被莫须有的罪名起诉,还成了杀人嫌犯,换成谁都不会好受的。”

    “这倒是……”

    黄夏莉点了点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黄夏莉,如果让你来做唐春风的「品格证人」,你愿意吗?”

    “什么,品格证人,这是什么?”

    “很简单,你需要告诉大家,唐春风医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让大众明白他是绝对不会做出杀人这种事的。”

    张伟说到此,看向黄夏莉:“现在的问题是,你愿不愿意呢?”

    “我……为了唐医生,我愿意!”

    黄夏莉答应了,答应做唐春风的品德证人。

    张伟看得出来,黄夏莉对于唐春风,不止是老板和雇员之间的关系,可能某一方对另一方有某种情感存在。

    但张伟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些,他还有一个地方要去。

    和黄夏莉结束了谈话之后,他又匆匆忙忙来到中环一家相对萧条一些的商业街。

    这处商业街,因为附近没有地铁设施,整体交通不便,所以显得人流量不是很多。

    但也正因为如此,使得很多无证经营的小摊小贩聚集,甚至商业街最深处,听说还有一些灰色产业。

    这里也是死者陈某兼职的地方。

    从商业门入口处往里看,张伟发现了一些贼眉鼠眼的小摊贩,看起来他们的底子都不太干净。

    “咦,奇怪了,陈某死亡的话,3组的人难道没有调查过这里吗?”

    张伟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嘴角扬起一抹冷笑,随后迈步走进商业街。

    ……

    翌日,一大早。

    “小丫头,今天我赶着去开庭,就不给你做早饭啦,自己去隔壁商业街的早点摊吃碗馄饨吧!”

    “知道了,用不着你天天提醒我,烦不烦啊……”

    听着楼上传来的声音,张伟嘴角抽了抽。

    他匆匆起床后,也只是简单收拾了一下后,连早饭都来不及做。

    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今天是开庭日,他昨晚又准备了太久,甚至依靠着「特殊能力」花费了十多个小时来模拟庭审。

    所以睡得晚,起的也晚,他现在的精气神都还有些亏空。

    “小张,起这么早啊?”

    隔壁的赵铁匠今天居然在,看到张伟后他更是打起了招呼。

    “赵叔,今天可不是周末,你居然提前回来了?”

    “是啊,项目部最近不忙,老总给我们放了几天假,对了,看你匆匆忙忙,又要出门?”

    居然还有不加班的程序员!

    张伟简直不敢相信,怀疑自己听错了。

    但他还是回应道:“是啊,赶着去开庭呢,今天上午预审陪审团,下午就要开庭,时间很紧!”

    “是唐医生的案子吧,我也听说了,这案子网上消息不少,我没想到辩护律师居然是你小子,这案子都敢接,就不怕输官司?”

    “赵叔,我接案子不是为了输赢,而是为了真相,而且我不觉得自己会输,我只知道有一个无辜之人等着我为他伸张正义呢!”

    张伟说着,看了看时间,和赵青岩挥手告别后直奔公交车站。

    “为了真相吗,可真相不是武协说的那样?看他的样子,难道真的有把握?”

    赵青岩顿时来了兴趣,也同样掏出手机。

    “司机吗,过来一趟,今天我不打算在家休息了,送我去市法院,我要去看一场庭审。”

    如果张伟知道赵青岩打算去法院,那就不会辛辛苦苦等公交车了,他会直接蹭一趟车。

    而现在,他跟着蜂拥的上班族,体验了一把东方都的特色交通服务“人挤人按摩”。

    当他来到市法院时,感觉整个人都像是丢了魂一样。

    “幸好没吃早饭……”

    他嘀咕一句,在法院门口的早餐铺子上,买了一个包子赶紧垫垫饥。

    他一口咬着包子,在法院门口等待起来。

    就在张伟等待之中,法院门口的人也越来越多,并且很多都是电视台的记者。

    他们举着话筒,站在法院门口,对着摄像机,开始了现场直播。

    “这是是东方都电视台,我是本台记者……”

    “大家早上好,东方都早间报为您带来现场直播,本次庭审案件为最近我市热度极高的牙科医生杀人案……”

    “嫌疑人唐春风,是我市一家牙科诊所的主治医生,毕业于东方都医科大,是咱们东方都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人,居然会犯下杀人罪,并且杀害的还是一个无辜孩子的父亲……”

    张伟站在一旁,听着媒体的报道,心中却有些无语。

    媒体就是这样,喜欢夸大其词,这罪还没定下呢,他们就已经认定唐春风是凶手了。

    也就在媒体的蜂拥而至下,唐春风终于来了。

    他在武协的护送下,从家里来到法院,陪同出现的还有唐母和唐春德。

    看到当事人之一出现,媒体像是闻到了血味的鲨鱼,蜂拥而上,将他们一家人团团围住。

    “唐医生,你为什么要杀人?”

    “作为一个医生,难道不是应该救死扶伤吗?”

    “作为一个牙科大夫,用手术刀杀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唐医生,你知道你这么做,给医科大和你曾经的导师,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吗?”

    面对媒体的猛烈炮火,唐春风只能将头深深埋下,在武协护送人员的保护下,沉默着走入法院。

    张伟和唐春德、唐母点头示意,也跟着走了进去。

    因为这一次案情严重,影响不小,市法院特意安排了四楼的中法庭来审理。

    4楼,准备室。

    唐春德换上了一身得体的西装,在唐母和唐春风的保护下,和张伟坐在了一起。

    “张律师,今天就是开庭的日子了吧,我需要怎么做呢?”

    “你不需要做什么,只要表现的正常一点就行了,事实上你做好自己,对我反而更有利。”

    面对唐春风的担忧,张伟却表现的足够淡定。

    “你只要保证,当陪审席上看过来时,看到的是一个胆小懦弱,善良无辜的人就行了,你只要不表现得特别冷漠,就足够帮我忙了。”

    张伟说着,拿起了证人名单,开始查看。

    “咦,今天的证人名单上,怎么没有死者陈某的儿子呢?”

    “张律师,死者儿子不出现,这不是很正常吗,他只是一个小孩子……”

    唐春德虽然不解,但觉得这反倒是一件好事。

    但张伟却摇了摇头,否决道:“你不懂,这孩子就是杀手锏,相当于庭审中的核武器,一旦动用基本就是一击必杀,检方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证人不用,他们一定在谋划着什么。”

    “张律师,你是说……”

    “看起来,他们是为了明天做准备,在明天我们反证前,检方再让那孩子出来指证你弟弟,这样我们无论如何举证,陪审员也许都不会相信了!”

    “这……这可如何是好啊……”这下子,就连唐母都觉得情况糟糕了,面露担忧。

    “阿姨,你不用担心,既然他们今天不打算用这一招,那么对我来说也是机会,可以好好的反驳他们的其他证据了!”

    张伟说着,眼中闪过一道自信。

    他为了今天,准备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庭上反驳检方。

    “走吧,快要开庭了,我们入场先。”

    当张伟带着唐春风一行人进入法庭时,这里已经来了不少人。

    张伟扫过人群,结果发现听证席上有几个熟悉的人影。

    地检总部轻罪科的谭莹莹和郭无峰来了,谭莹莹身边坐着肖百合,而郭无峰身边也坐着一个神色阴郁,面相威严,头发半秃,一看就是领导的中年人。

    从郭无峰和对方说话时隐约低头附耳的态度来看,这个中年人的地位应该要比前者高一些。

    郭无峰看到了张伟,连忙和中年人耳语一句,随手指了指张伟。

    中年人转头,用一种好奇且带有审视的目光看过来,张伟感受到了凌厉的视线,但却巍然不惧。

    他走到肖百合身边,笑着打招呼道:“好久不见啊,肖检察官。”

    一旁的谭莹莹看到张伟,吓得连忙低下头,像一只小鸵鸟一样。

    “你来做什么,辩方席才是你的位置吧!”肖百合则相对硬气一些,站起来瞪着张伟。

    “没什么,只是看到肖百合检察官,就下意识过来打声招呼。”张伟却丝毫不在意,反倒是指着郭无峰的位置,问道:“对了,郭无峰身边那位是谁啊,从我进来后他就一直盯着我看。”

    “他是我的上司,重罪科的主管赵春明!”肖百合倒是没有丝毫隐瞒,道出了中年人的身份。

    “哦,原来是地检总部重罪科的领导啊,将来是少不了要和他过招了,那么今天是来和我认个眼缘咯?”

    张伟笑了笑,表示知道了。

    他走回辩方席,正好也看到王灿坐在控方席,并且朝这边露出冷笑。

    “暗箭伤人的家伙,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张伟看着对方,心中同样冷笑。

    让重案3组的人给他使绊子,不得不说这个王灿就是一个小人。

    今天他说什么也要给这个小人上一课。

    而就在双方准备之时,听证席上的人越来越多,武协,吃瓜群众,甚至闻风而来的律师和司法体系工作人员。

    当然了,热度这么高的案子,也有不少媒体的人来了。

    市法院有些失算了,他们没想到这次的案子关注度这么高,中法庭的听证席都显得有些拥挤了。

    “有请法官入场!”

    就在所有人忙碌之时,预审终于开始,法官入场。

    所有人全都脾气凝神,看向审判席。

    这一次的法官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梳着大背头,看起来斯斯文文的。

    “市法院考虑到案件的影响,以及被害人家属方的情况,决定要加快审理,所以今天上午预审,下午开庭,各位都明白了吧!”

    法官坐下后,立马开口。

    对于这一点,张伟自然知晓,整个法庭都没有人反对。

    “那么,开始吧,请候选陪审团入场!”

    说主角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律师呢,把人家地检总部的新晋王牌检察官肖百合给压制了?”

    “肖百合也败了,那个哭的检察官难道是她?”

    “我的乖乖,谁能把肖百合骂哭啊,这得多猛的一个人啊?”

    “震惊!地检总部有史以来大溃败,肖百合当庭泪洒长空,神秘律师究竟是谁?”

    ……

    谣言这东西,自然是越传越玄乎。

    只因为东方都律师界,恐地检总部久矣。

    这时候突然听到地检总部落败一事,自然要大肆调侃一番。

    所以这几天流传的版本是越来越夸张,以至于连几位当事人听了之后,都只能微微一笑,当个笑话来听。

    不过地检总部对于这次庭审案件,自然不会只当笑话来看待。

    据说高层连夜开了一次会,会议之后下达了很多道命令。

    其中一条,就是将各个办公室内的记分牌连夜撤掉,改用内部打分系统。

    虽然绩效KPI依旧是那一套,但起码不会留下任何纸面上的证据,全都采用数据化,也不容易被人偷拍。

    另据小道消息说,郭无峰被地检总部的高层亲自约谈,对于这一次的失败,他要负最大责任。

    虽然一场庭审失败,不可能让一个办公室主管撤职,但他也在地检总部的其他办公室负责人面前丢了大面子。

    现在谁都知道,他们轻罪科败给了一个律师,而且还是一个新人律师。

    以至于郭无峰对谁都是阴沉着脸,嘴里还时不时念叨着“张伟”两个字,咬牙切齿。

    至于谭莹莹,作为一个新人检察官,虽然庭审失败了,丢了地检总部的面子,但地检总部还是展现出了容人之量,没有对这个新人太多苛责。

    这让谭莹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依旧有些害怕。

    她也知道,自己已经败了一次,可千万不能有第二次失败,否则她还怎么追赶肖百合。

    不过她有时候也会在心里祈祷。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