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猎户宠妻:大佬娘亲带飞我何初夏宋》

    新书《猎户宠妻:大佬娘亲带飞我何初夏宋》在线阅读

    来源:yg|小说:《猎户宠妻:大佬娘亲带飞我何初夏宋》|时间:2022-05-14 12:28:45|作者:妖刀

    《《猎户宠妻:大佬娘亲带飞我何初夏宋》》中主角《猎户宠妻:大佬娘亲带飞我何初夏宋》被塑造的非常真实立体,书中的多个配角也都个性十足,让人看完之后印象深刻,小说情节也十分精彩,妖刀文笔绝佳,字字经典,值得推荐穿越大夏成为皇帝,但权臣当道,库空虚,异族虎视眈眈的问题接踵而来。...

    《猎户宠妻:大佬娘亲带飞我何初夏宋》《猎户宠妻:大佬娘亲带飞我何初夏宋》

    气死林长书

    秦云脸色冷漠,淡淡道:“其实你不说朕也知道,无非王渭集团这些人。”

    “你们虽然积累多年,朝中党羽无数,但臣终究是臣,朕要你们大厦坍塌,不过多费点手脚罢了。”

    “你这个炮灰,也好意思在这里大肆宣扬?”

    林长书仰头,让窗外零星光线打在脸上,若有深意的窃笑道:“所以我说你是个废物皇帝!”

    秦云眸中闪烁,难道除了表面这些人,还有其他大人物?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和盘托出全部,饶你一命,朕说到做到。”

    “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我不会说的。”林长书闭上双眼,气若游丝。

    秦云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朕不明白,这世界上有什么比命还要重要的东西?你就算死,也未必会得到他们的缅怀。”

    “若要说信仰,你这样的傀儡宰相,不过棋子,谈何信仰?”

    林长书冷笑,还是不说话,嘴硬到了极致。

    这一点,是完全出乎秦云意料的。

    他不过一介文臣,又是逆贼,按理来说扛不住这样的酷刑,但他偏偏是抗下了。

    秦云再次试探:“那个叫夏烟的青楼女子,对你真的那么重要?”

    林长书的眉头终于有了一丝变化,睁开眼,幽道:“不用问了,我不会说的,杀了我,一了百了。”

    “你以为朕不敢?”秦云眯起双眼,耐心用尽,剩下的只有厌恶和杀机。

    激怒了秦云,林长书十分得意,跟个疯子似的在那放声大笑。

    那笑声,刺耳。

    “废物皇帝,你这样的人都配坐江山?”

    “我做都比你强一万倍!”

    “这万里江山,迟早要败在你的手里,啧啧,可惜啊!”

    他接连讥讽,寻找快感。

    秦云心中怒了,但表面没有表现出来。

    他死死看着林长书,忽然露出了一抹奇怪的微笑。

    上前三步,贴在林长书的耳畔,秦云挑衅道:“昨夜,朕的后宫多了一位郑婕妤。”

    林长书的笑容僵住,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那感觉,就好像吃了一只死苍蝇似的,说不出话来。

    秦云得意一笑,狗东西,跟朕玩,朕气不死你!

    “林爱卿,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啧啧,你为了一青楼女子连整个林家都不要了,这种勇气实在值得敬佩。”

    “就是可惜啊,白白耽搁了郑家这么好一位女子。”

    “但好在你们有名无实,咦,林爱卿,你这么看着朕干什么,不用气,反正你们只是空有其名的陌生人!”

    说完,秦云露出一个痞痞的,欠打的表情。

    林长书撑不住了,爆发出怒吼!

    青筋暴露的嘶吼:“狗皇帝,你不得好死!”

    “我诅咒你千刀万剐而死,你的江山终被倾覆,你的贵妃全部受尽屈辱而死!啊!你这个混账狗东西!”

    他接连怒吼,拼命的冲来,可身体却被牢牢的锁在了木桩上,怎么用力都挣脱步了。

    秦云阻止了狱官和侍卫的出手,淡淡的看着林长书。

    “朕非君子,但向来赏罚分明,谁让你敢串通佞臣造反呢?那一日你进带兵进养心殿,就注定了你的悲催结局。”

    林长书的脸通红,伤口溢血,几乎要昏厥。

    咬着牙齿死死看着秦云,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虽然他的确不待见郑如玉,也从未跟她有过夫妻之实。

    但,毕竟是夫妻之名!

    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

    秦云不断的攻击他的心里防线,做出一副坏人模样,笑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是不说?”

    “说你祖宗!”林长书怒吼,如野兽一般。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朕无情了,那个叫做夏烟的青楼女子,等朕日后寻到她,朕保证她很惨很惨!”秦云威胁道。

    林长书的瞳孔闪过一丝惊慌,但立刻被愤怒埋没。

    嘶吼发泄道:“你这个昏君,暴君,不得好死!”

    “你休想从我这里知道任何消息,你是找不到她的,你是找不到的!”

    见状,秦云内心叹息一声。

    这都没能让林长书有半点松口的意思,看来也是没办法了。

    他负手,缓缓转身。

    甩下了一句:“没错,朕就是暴君,朕就是你们这逆贼心中恐惧的暴君!”

    “对付你们这种佞臣奸贼,朕不仅要暴,还要毒!”

    “你既然不说,那就永远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接受折磨吧!”

    说着,秦云已经在众侍卫的拱卫下,离开了天牢。

    幽暗的天牢中,传出林长书的嘶吼与怒骂声,经久不息,充满了恨意,让人毛骨悚然。

    ……

    离开天牢,秦云用了午膳。

    就这么不到两个时辰,天牢传来消息,林长书死了。

    死相凄惨,御医去看过,说是暴毙断气而亡。

    说通俗一点,气死的!

    秦云在养心殿愣了半天,这家伙就这么死了?

    但他内心没有丝毫的动容,这样死了算是便宜林长书这狗东西了,那一日,若是让奸臣得逞了,那么自己的后果将比他还要惨。

    晚些时候,秦云去了盛清宫。

    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郑如玉。

    郑如玉愣了一下,心中有些复杂,俏丽的脸蛋上满是解脱。

    秦云端着茶杯,不经意的轻轻道:“爱妃,你要去看看,给他送行吗?”

    郑如玉娇躯一颤,吓得不轻。

    立刻跪下解释道:“陛下,臣妾已是您的人,岂可言从前之事?”

    “现如今,妾身只想要好好侍奉陛下,为皇家开枝散叶,其他的一概都不重要。”

    秦云很满意她的回答,她先前的那一愣,也说明她不是冷血无情之人,走到这一步,只能怪那林长书的自作自受。

    伸手轻轻扶起她,揽住她的纤细柳腰,笑道:“爱妃不用紧张,朕对你很是喜欢。”

    郑如玉的鹅蛋脸露出笑容,心中却是有些后怕,若是自己说错了话,会不会失去陛下的恩宠?

    她又试探道:“陛下,外面酷暑难耐,不如进寝宫歇息一会?”

    秦云手捏了捏她的紧致玉腿,大笑道:“正有此意!”

    郑如玉脸蛋一红,想起昨夜旖旎,不禁有些期待和害怕。

    “……”

    情愿。

    丰老跟喜公公对视一眼,立刻就揣摩出了圣意。

    “陛下,既然问不出什么,不如择日在问吧?暂且将她收押在宫里。”丰老拱手道。

    喜公公也是站出来弯腰道:“陛下,这件事交给奴才来做吧。”

    收押在宫里,这五个字深意满满啊。

    郑如玉脸上闪过一丝羞色,紧张又不知道怎么办好,便低下了脑袋,脑中胡思乱想。

    秦云一脸的不好意思,这点小心思,咋这么快就让身边近臣揣测到了?

    摸了摸下巴,拿起一份奏折,漫不经心道:“唔…那成吧,就按你们二人说的办。”

    喜公公露出一抹笑容,立刻暗示郑如玉:“还不快多谢圣上。”

    郑如玉如梦初醒,咬着红唇,不知所措道:“多谢陛下宽恕。”

    秦云摆摆手:“走吧走吧。”

    随后,喜公公带走了郑如玉,替她找了一个中等的殿作为寝宫。

    一路上,他都在劝郑如玉,暗示郑如玉。

    让她守规矩,劝她听陛下的,这样才好保住自己性命,保住郑家的前途。运气好,说不定可以像瑶贵妃一样,摇身一变,成为后宫最尊贵的人。

    郑如玉一开始还有些抵抗,毕竟再怎么说她是林家的夫人,这个时候要从了皇帝,她真是没办法接受。

    但一听到,裴瑶成了贵妃,她就有所意动了。

    林长书冷落她,从不碰她,至今为止她都仍旧是处子。

    林长书只在乎那个青楼女子,这让她多年都有怨气,若是从了皇帝,能换来娘家的平安,还能有希望成为贵妃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为。

    她长叹一口气,眉眼低垂,最后咬牙接受了喜公公的安排。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