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_十大巅峰重生小说_阅读笔记

    • 首页 > 《孕从天降:总裁,你贵姓》~霍香柠

    全文免费阅读&《孕从天降:总裁,你贵姓》~霍香柠完本

    来源:wx|小说:《孕从天降:总裁,你贵姓》~霍香柠|时间:2022-05-14 11:38:31|作者:徐如笙

    这部小说《《孕从天降:总裁,你贵姓》~霍香柠》的主角是《孕从天降:总裁,你贵姓》~霍香柠,小编很佩服作者徐如笙的文字功底,故事十分新颖,让人越看越想看,徐如笙对于主角《孕从天降:总裁,你贵姓》~霍香柠人设的塑造也很用心,看完之后《孕从天降:总裁,你贵姓》~霍香柠的形象和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孕从天降:总裁,你贵姓》~霍香柠》宋祺从小就生活在祖母与母亲的争执中:刚出生,祖母:这孩子瞧着就是有福气的,叫福妞吧。母亲翻白眼:叫祺儿,有福气之意。最后,宋老爷一锤定音,大名宋祺,小名福姐儿十岁,祖母:纺纱织布,

    《孕从天降:总裁,你贵姓》~霍香柠《孕从天降:总裁,你贵姓》~霍香柠

    第三章

    003. 看望

      闲话一会,冯氏要歇中觉,便叫他们各自回去,徐氏和宋老爷回了房,宋祺便回了自己的院子。今天逃了学,宋祺自然开心,玩了一会九连环,被半莲催着歇中觉,正直春困,一家子上上下下都要歇上一个时辰,中午这时候是最安静的。

      宋祺精力旺盛,倒是不困,便叫半莲留在院子里,她要出去走走,半莲是宋祺的贴身丫头,哪敢留下,打着呵欠寸步不离的跟着宋祺,宋祺去看赵知文。

      赵家和宋家曾是邻居,那时候冯氏还是一个人独自拉扯着宋老爷,很是辛苦,赵家帮了不少忙,后来宋家发达了,赵家反倒没落了,赵知文刚出生没多久就没了爹。

      那时候宋老爷刚到青乡县接任县令,冯氏念着旧情,时常接济母子二人,后来赵知文三岁启蒙念书,还是宋老爷请的先生,出的束修,去年冬天,洛氏缠绵病榻许久,终于去了,赵知文便被冯氏接到了家里。赵知文争气,如今十九岁,已有了秀才的功名,如今正备考今年的秋闱。

      徐氏对赵知文倒算不上多热情,冯氏和宋老爷对赵知文的好越发的叫她想起了自己无子的遗憾,有时候听着宋老爷为了赵知文的前程谋划,托人,心里就跟扎了一根刺一样。

      虽说对赵知文不热情,可因着宋老爷对赵知文的看重,徐氏也不敢怠慢了,至于冯氏和宋老爷所说的为宋祺找个依仗的事,徐氏压根没放在眼里,京城还有宋祺的好几个表哥表姐呢,俱是嫡亲的,不比一个毫无血缘的赵知文来得可靠?

      赵知文娘新丧,又要备考,因此便住了府里最偏远的院子,宋祺一路过去,进了院子,一点人声不闻,安安静静的,宋祺挥挥手叫半莲外头候着,自己悄悄趴到书房的窗台上往里瞧,赵知文一身素孝,正捧着书,眉头微皱,神情很是专注。

      宋祺捡了个石子悄悄扔进去,打在书本上,赵知文吃了一惊,抬头一瞧是宋祺,便眉眼具开,微微一笑:“福姐儿。”宋祺嘻嘻笑道:“知文哥哥,你怎么还在看书啊,累不累呀。”

      赵知文把弹跳在地上的石子捡起来放在桌上,道:“不累,你怎么来了。”宋祺从门跑进来,道:“我来看看你啊,父亲说不许打扰你念书,可我好几天没看见你了。”

      赵知文给她倒了茶,道:“我整日念书,倒忘了这些,你呢,先生留的功课都写完了吗?”宋祺道:“写完了呀,不然娘哪能叫我乱跑,这些日子可没意思了,天天学这个学那个,真羡慕知文哥哥啊,只要念书就可以了。”

      赵知文微笑:“那我们俩换换好不好,只怕到时候叫你来做文章你又嫌烦闷了。”宋祺笑道:“我可没有知文哥哥这么聪明有耐心。啊,我给你送了个好玩的来。”

      说着掏出了九连环。赵知文失笑,接过来道:“怎么给我这个。”宋祺道:“我就这个了呀,娘说我贪玩,其余的都给收走了,这个你就留着解闷吧,看书看累了就玩一会。”

      赵知文听她哄小孩一样的语气,笑道:“那多谢你了。”宋祺又说了过两天出门做客的事情,絮絮叨叨的,赵知文只是耐心听着,偶尔接一句,宋祺道:“我就是不喜欢刘姑娘,知府有什么了不起的,知文哥哥,你以后要做丞相哦,娘说,外祖父就是丞相。”

      赵知文忍不住笑道:“你这么大了,心思还跟小孩子一样,这丞相哪能是想做就做的。”宋祺道:“别人不会,可知文哥哥肯定会的呀。”二人又说了一会话,宋祺到底不敢耽搁太久的,连茶都没喝完便说走:“知文哥哥,你好好看书啊,等下回我找着好玩的了再来看你。”

      赵知文笑道:“好,你也别贪玩了,叫你父母担心,你乖乖的,等过阵子我得了闲,就带你出去玩。”宋祺眼前一亮,道:“真的,说话算话,那我先走了。”

      赵知文目送着宋祺走远,这才叹了口气,端起书来,却没了心思,发起呆来,宋祺出生的时候,赵知文已经六岁了,正直家道中落,那时候冯氏敬重洛氏年轻守节,有同病相怜之感,便时常接赵知文来家里小住,赵知文是看着宋祺长大的,从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变成懵懂稚嫩的女童,如今长成为明媚鲜艳的少女,宛如枝头的含苞待放,赵知文心里的感觉与其说是欢喜,不如说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他如今大了,不似从前的一心只知读书,对于男女之事,也有了些许的认知,他也曾想过,凭着两家的交情,宋老爷和老夫人许是愿意把宋祺许给他的,亲上做亲,这样的安排他自然是愿意的,可是想起宋夫人,赵知文又开始了不确定,宋夫人乃是丞相之女,身出名门,自然不会把女儿嫁给他这么一个穷苦书生,那么将来他的终身,又在哪里呢?再者,又有谁会愿意把女儿许给一个一穷二白的人,赵知文思虑渐定,伤感中又有些羞愧,娘还在丧中,他倒想起这些有的没的来,当真是不孝极了,于是按下心思,认真的看起书来。

      宋祺回去后到没有继续闲逛,反而认真的背了几页书,练了一会琴,又把闻师傅教导的针线捡了起来,天气渐热,打算给祖母做一双新鞋子,穿着凉快也透气。半莲见宋祺如此用功,高兴都来不及,暗暗想姑娘到底是听赵公子的话,这从赵公子那一回来就知道用功了。

      宋祺用功,半莲反而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平日里都是她苦口婆心的劝着,哄着,既要哄着姑娘听话,又要在老爷夫人跟前替姑娘遮掩着,当真是不容易的,虽说夫人把她叫过去特地教训了一番,说要看好姑娘,偷懒了就去回她,可她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夫人面前说姑娘的坏话啊,总要说一半,夸一半,回回去回话都是战战兢兢地。

      半莲一会端来甜汤,叫宋祺歇歇,一会嫌磨墨的丫头磨的墨不均匀,要自己亲自来,一会又嫌外头太吵,出去把外头的小丫头骂了一遍。

      宋祺手下不停,飞针走线,一边道:“半莲,你是怎么了,从刚才就一直急急躁躁的。”半莲尴尬,笑道:“今儿姑娘这么用功,奴婢反倒不适应了。”宋祺道:“我以前也用功啊,哪天都要练字练琴的。”半莲陪着笑道:“那是,只是之前都要奴婢说上好几遍您才动一动呢,今儿个这么勤快,奴婢倒不适应了。”宋祺笑道:“你取笑我啊,明儿是哪个先生来啊,先把书准备好。”半莲想了想,道:“今儿个是闻师傅,明儿是卿师傅。”

      宋祺如今算上琴棋书画,女工刺绣,每日轮着要学四五样,原先宋祺启蒙时就是宋老爷这个状元父亲亲自教导的,可渐渐的大了,冯氏说,女孩子要心灵手巧,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才行,所以叫家里的妈妈教导宋祺下厨房,还请了闻师傅来教导女红,可徐氏却说这些东西难以登大雅之堂,女孩子,还是要学点琴棋书画,陶冶情操,培养气质。因此要宋祺学习琴棋书画,要求样样精通。两个人相持不下,宋老爷夹在中间为难,便说要宋祺两样都学,因此,徐氏又给宋祺请了两个先生,一个是教导琴艺的卿先生,一个是教习先生韩师傅,还有由宋老爷亲授的棋艺和徐氏亲自教导的丹青,按着天排下来,要五天才能歇上一天,着实不轻松,也难怪宋祺逃学。

      

    ,她也不知道珍惜,徐氏心里虽然暗自感叹,可有宋老爷时不时隐晦的求情,冯氏明明白白的袒护,徐氏也不能怎么样。

      最后她想,现在也是掰不回来了,等明年徐相大寿,她必是要回京祝寿的,到时候带上宋祺,让她见识见识京城的气派,两相比较,自然就知道进取了。

      在徐氏眼里,宋祺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只要放到广阔的空间,有了见识,自然会自己比较,从而奋发进取,于是乎,徐氏对宋祺的教导也放松了。

      进了四月,宋祺再没机会赖在床上了,因为到了清明节,宋家上下要回乡扫墓,还有赵知文,也要给亡母上坟。四月初四那一天,徐氏便打点齐整,一家子全体出动,回乡去了。

      说是回乡,也不过是半天的路程,宋老爷中了状元,算是小地方飞出了一只金凤凰,宋家也瞬间不同了起来,宋家原先虽穷苦,可也是大族,宋老爷的祖父兄弟五个,后来虽分了家,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