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战争女强 > 《娇妻闪婚财阀大佬沈西墨司宴》

    小说阅读 《娇妻闪婚财阀大佬沈西墨司宴》文本免费试读

    作者:舟遥青衫

    书名:《娇妻闪婚财阀大佬沈西墨司宴》

    更新时间:2022-05-14 11:27:15

    来源:zs

    《《娇妻闪婚财阀大佬沈西墨司宴》》之所以推荐给大家,是因为它的作者是舟遥青衫,作者写的这一类小说,主角《娇妻闪婚财阀大佬沈西墨司宴》人设都很吸引人,《娇妻闪婚财阀大佬沈西墨司宴》是其中的人物代表,用全新手法刻画《娇妻闪婚财阀大佬沈西墨司宴》的人物形象,一起来看历史小说《《娇妻闪婚财阀大佬沈西墨司宴》》吧于小川在一次旅行中不慎跌入山崖,醒来之后竟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明朝,并成为一名落魄秀才,弘治元年,孝宗即位,天下纷乱,狼烟四起,民不聊生,而于小川又如何以赘婿的身份立足于明朝,又如何扭转乱世格局?请看回到明朝当
    小说阅读 《娇妻闪婚财阀大佬沈西墨司宴》文本免费试读

    第三章

    第三章 柳月娥

      就在于小川乱想之时,只听得“嘎吱”一声,门轻轻推开,走出一位身着粉色的女子来。

      当柳月娥转身对着于小川时,于小川惊呆了,“世间竟有如此美貌女子,可怜我于小川两世为人呐,以前见那些女子在此美人面前,当真黯然失色。”

      “相公嘀咕什么?如今时候不早,爹娘还等着我们前去请安呢”柳月娥面无表情对于小川说道。

      于小川忙收回心猿意马,暗道惭愧,“柳姑娘说得对,我们走吧,免得泰山大人等急了。”

      柳月娥见于小川行为拘谨,便道:“相公等会见了爹爹,还是不要露出马脚为好,不然相公知道我的手段。”

      于小川面色尴尬,仙儿忙道“小姐,姑爷,我们走吧。”

      ……

      书房内,“忠义仁孝”四个大字悬挂于梁下,柳谦坐于桌后,闭目养神。

      “爹爹,女儿特来请安。”

      “进来吧。”屋内响起柳谦的声音。

      “爹爹早安。”

      “额,大人,泰山大人安好。”

      “嗯。”于谦轻轻抬起头细细地打量着于小川,与此同时于小川也打量着眼前的泰山大人。

      “柳谦,扬州同知,官居从四品,主要管辖江南一带盐司局。”于小川暗暗收集着关于泰山大人的身份,只见柳谦双目微睁,不怒自威,一看就是久居上位,一副高官姿态。

      明朝官员分一到九品,而柳谦不惑之年,便取得如此职位,可见其有几分本事。在扬州一带,柳谦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顶头上司乃是从三品都转运盐使司杨大人。别看柳谦才官居四品,可是权利之大,如现代地州一级书记一般地位。加之扬州乃是明朝盐税要地,其重要可见一斑。

      “月娥呐,如今于小侄已是我柳府之人,怎还穿着昔日的着装,等会给贤侄换套衣服才去见你母亲吧。”柳谦打量了一下于小川,对柳月娥道。

      “是,女儿知道了。”

      “于贤侄,如今你便是我柳府中人了,当年于兄与我乃是至交,府中若是有人亏待于你,你告诉我便是,老夫替你做主。”

      “多谢泰山大人,不过泰山大人治家有方,众人对我都非常好。”于小川面呈感激之色道。

      柳谦面色一缓,道:“好吧,老夫还有别的事情,你们去吧。”

      三人退出书房,于小川一声不吭在后面走着,“想不到相公说谎的本事倒是比手上的本领强多了。”

      “小姐过奖过奖,我已是为了生存,为了生存,若有得罪,还望手下留情呐!”于小川憨态可掬地道。

      “仙儿,我看相公今日面色红润,我看早饭便不用送去了,还有,一会娘亲若拿出红包,也一并拿了。”

      “小姐,这……”

      “仙儿,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柳月娥面色一崩,似乎要发作。

      “是,小姐。”

      于小川叹息一声道:“女人心,海底针啊。”

      “相公独自一个人说什么?”

      “啊,我说小姐美若天仙,实乃天下第一奇女子也。”

      “哦?相公真这么认为?也对,我观相公说话真心实意,仙儿,早上便让相公多喝一碗粥吧。”

      于小川忙闭住嘴,心道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换了一套新的服饰,于小川随柳月娥来到柳氏房中。柳氏见于小川乖顺清秀,心情大好,顺手掏出两个红包,一个递给了柳月娥,一个给了于小川,于小川忙道谢并接过红包。

      寒暄一阵之后,三人退出了房门。此时应是早餐时间,明朝的用餐制度和现在不一样,辰时早餐对于明朝人来说便是正餐,两人这第一餐便是要和府中重要亲戚一起吃的。王管家招呼柳府重要之人坐下,便宣布开席。柳谦似乎有重要之事并未来就餐。众人依据长老幼少,身份尊卑坐下,于小川坐于柳月娥左面,仙儿站立后方。

      就餐之人乃是柳夫人,柳谦两个小妾,还有月娥叔舅之辈。众人寒暄一番,各自取出红包给了于柳二人,并说了一些祝福的话。

      整个柳府倒也和睦,亲戚之间并未出现勾心斗角之辈,足见柳谦在府中的掌控地位。于小川半日未沾米水,见到如此丰盛早餐,食指大动,就要开吃。

      柳月娥却道:“仙儿,相公身子虚弱,你去盛碗粥与相公。”

      于小川面色尴尬,见众人连连夸奖柳月娥长大了,懂得关心人之类的话语,于小川将伸出去的手慢慢缩了回来,忙对众人道:“让贤妻担忧实在过意不去,诸位长辈不用担心,尽管用餐。”

      不一会,仙儿端来一碗热腾腾的粥放于姑爷面前。于小川早上锻炼,如今确实饿了,也不管,便静静地将粥喝了,于小川只觉腹中饥渴,仍然只有七分饱。但见仙儿一副不再加粥的样子,于小川只得放下碗,等待众位长辈吃完。这也是古代人的规矩,若非要事,中途离席便是不敬。

      吃完餐点,三人走了一段,柳月娥忽然道:“娘亲和众长辈给予的红包相公是否拿着不便?”

      于小川道:“哪里哪里,我正两袖清风,无妨无妨。”

      “是吗?我怎么觉得相公气喘吁吁,仙儿,你便将相公分担一下吧。”

      仙儿面露难色,于小川觉得如此女人真是难缠,没了兴致,将红包悉数给了仙儿。

      柳月娥将一个红包打开,取出一锭碎银放于于小川之手道“相公若是觉得不够,可向妾身索要。”

      于川苦笑一声,连道:“不敢不敢。”

      午时许,于小川有几分饥饿,而房中书籍皆被看完,便觉心情烦躁。见对面房门紧闭,易小川决定出去逛逛。

      扬州由于其地理位置特殊,一直是古代重要之地,直到宋朝北迁,扬州便没了往日繁华,不过到弘治年间,扬州仍然是明朝为数不多的繁华城市。秋高气爽,扬州已没了夏日的炎热。

      重新走入街道,于小川顿觉得神清气爽,原本家道中落,认识于小川的人原本就寥寥无几,走在街上,自然也无人认得。不过古代生活枯燥,大树之下偶有几名农夫或是老人细细地谈论着柳府纳婿之事。

      “哎,那于府原本已是书香世家,可惜,于主英年早逝,家中子嗣伶仃,可怜那秀才,为了生计,不得不入赘柳府。”

      “刘翁之话老夫却不赞成,当今天子即位不过两年,世道混乱,能混得温饱已然不错,再说那于秀才胸无文墨,不过痴读了些许年书,如今混得温饱已然足矣。”

      “张翁说得虽有道理,但让一读书人仍受如此屈辱,想必日子也好过不了,当今天子圣明,若是考取功名,也未必不能振兴家族。”

      ……

      于小川静静地走于街道,偶尔听到众人提及自己,不由苦笑,于小川心中想道:“古人之风果然淳朴,不过有些观念实在过于陈腐。”

      走了片刻,易小川突然闻到一股诱人的香味,原来这香气是一处卖脆饼的地方散发出来,于小川前世就比较喜欢这种脆饼,便买了两个饼,花了两文铜钱,于小川填饱肚子,迟疑一番,去一家店铺买了文房四宝,又买了些许书籍,如此一来,便将身上金钱花光了。

      不知不觉午时已过,于小川便回了柳府,柳府下人倒也客气,见于小川买了不少东西,便要前来帮忙。

      于小川自觉区区小事,劳烦别人作甚,便婉言回绝,独自朝后院走去。

      “哎,想不到姑爷这么上进,可是遇上咱们不读书的小姐,以后呀少不了吃苦。”

      “嘘,小声一些,若是被小姐知道,小心你我受那皮肉之苦。”

      厢房之内,于小川将文房四宝细细摆好,未时已过,错过了午饭时间,便寻了椅子,将一张宣纸铺开,打开一本书,照抄起来。

      于小川看着歪歪斜斜的字体,苦笑一声道:“小川啊小川,前世你还能获得书法大奖,怎的如今连这毛笔字也不会写吗?”

      换了一张纸,于小川又细细地抄着文字,一下午过去,汗水逐渐湿透了衣衫,数滴汗水滴入宣纸之上。

      于小川看着逐渐方正起来的字体,微微一笑。

      “虽然还很稚嫩,但总算有些进步。”于小川放下笔墨,看着宣纸上的字道:“柳月娥,厌文习武,对读书人破有偏见。看来我要做一个不一样的读书人。”

      “相公在写什么,这么高兴?”

      于小川慌忙收口,将宣纸卷起,才见柳月娥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

      “随意练练手而已,柳姑娘有什么事情吗?”

      “原来相公在练字啊,我还以为有什么新鲜事呢,相公今日错过了午饭,我给你送饭来了。”

      于小川闪过一丝感动,忙道:“让柳小姐担心实在过意不去。”

      “无妨,今日未见相公,想必是出去了,对了,这是今日的红包,月娥不过是与你开个玩笑罢了。不过相公以后少吃那脆饼,不知道还以为我柳府虐待你呢。”

      

      于小川面色尴尬道:“无事,不过身上缺些银两花罢了。”

      王富贵从腰间取出三定银子道:“今日为兄也没带多的银子,这些你先拿去用着,当我这当大哥的见面礼如何?”

      于小川接过来三十两银子,也没推辞,收入腰间,王富贵心如火燎,忙告罪一声下了酒楼。

      小巷内,无数老鸨佳人调弄着过往公子爷们,于小川只觉一阵厌恶,出了小巷,于小川百无聊赖地在扬州城内逛着。忽然见前面数人围观着什么,并时不时传来一阵调戏之声。

      “王紫川,今日又出来卖刺绣?啧啧,你那老官天天喝酒,对你不管不问,不如你跟了我,本公子让你吃香喝辣,生活滋润,如何?”

      “吴公子,请注意你的言辞,家父对我恩重如山,又岂是你能懂的,公子若是不买这刺绣,还请回吧。”

      “哟,各位瞧瞧,这丫头,还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你也不看看,你不过一废人,还真以为本公子瞧上你了?虽说你有那么几分姿色,可我还真养不起一个废人。”

      周围人见一公子欺负一个盲女,皆是遥遥头,但都不敢上前阻拦,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众人中响起:“这位公子虽说四肢健全,竟欺负一个弱女子,不觉有些过分吗?在我看来,阁下这般作为,连废人都不如。”

      “谁?活腻了?给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