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战争女强 > 《战神你别这样我害怕》林铎

    《战神你别这样我害怕》林铎~完结txt

    作者:尚乐

    书名:《战神你别这样我害怕》林铎

    更新时间:2022-05-14 11:13:27

    来源:yw

    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战神你别这样我害怕》林铎》的小说,小说是尚乐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值得非常推荐。我的新书,龙啸九尊,一个关于三国的全新故事,有点暴力,有点黄,全新的玄幻篇章,喜欢的朋友去看看吧...
    《战神你别这样我害怕》林铎~完结txt

    第一章

    第二章 陷阵营

      第二章陷阵营

      汉献帝建安三年,汉末群雄割据,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讨伐吕布,袁绍已经占领冀、幽、青、并四州,成为北方第一大诸侯。孙策已经坐领江东,袁术已在寿春称帝一年。

      话说吕布带着两万并州铁骑出了城,这两万并州铁骑可是吕布的老本,也是精锐中的精锐,此时,历史上著名的陷阵营,也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它不是重装步兵,也不是重装骑兵。

      正确来讲,他们是混合搭配的特种兵种,陷阵营七百人,人人都是熊腰虎背,每人身上都是黑衣黑铠,背搭弯弓,马批铁甲,他们的武器是陌刀的缩小版,如果你不知道陌刀的话,该知道关公的刀把,把冷艳锯的刀身缩小,刀把缩短,整个身长就一米五左右。

      吕布看着这虎狼之师,真想不通,历史上吕布为什么败得这么惨,先前吕布还担心没有继承吕布的武艺,后面拿上了那几十斤的方天画戟,如无物,远眺近听,发现自己眼明耳聪,加上自身的力量无限的感觉,确定继承了吕布神功。

      此时正是雨过天晴,曹操此时正到建营寨,听说吕布率兵出城,急忙摆好阵型,曹操心里也着急,他非常清楚,吕布的并州铁骑不是好对付,至攻徐州以来,跟吕布还真没有硬碰硬的打过一场,只是吕布那个蠢猪,老是被孤的计谋牵着鼻子走!

      吕布看到城外排列整齐的曹操兵,此次曹操带了十万大军,小沛城外可谓人山人海,没有紧张,反到是兴奋不已,好像他本来就属于战场,自己不是吕布就是吕布一样,勒住如火的赤兔马,豪气大盛,哈哈大笑,看看了左边的高顺:“高顺,你看我军去哪里立营较好?”

      高顺觉得奇怪,一般都是我进忠言,而且你从来没有听过,今天反来问我主意,难道你被曹操打转性了?

      心这么想,马上笑着道:“主公,立应在曹操军的左右或者是后面,但是立于后面的话,我军需要直接穿过曹操中军,我们伤亡会较大”

      吕布笑了笑:“文远觉得如何啊”

      这张辽颇为感动,跟吕布以来,还从来没有问过他的主义,大声道:“高将军所言甚是,我看我军最好立营于曹军左右,尽量减少伤亡,待到天晴泥路风开,就是我并州铁骑大发雄威之时”

      吕布哈哈大笑:“好!可是曹贼就这样到城外耀武扬威,我很是不爽,想教训教训他”

      高顺一听笑了笑,处到吕布耳边数语,吕布嘴角一弯,拍马出阵高声道:“尔等鼠辈,吾视如粪土,我吕布天下无双,我劝你等等早早投降,不然杀得你们屁股尿流”

      曹操军,差点鼻子没气歪,你个三性家奴,死到临头了还口出狂言,独眼龙夏侯敦脾气最火,跑到曹操面前:“大哥,吕布死到临头,还敢如此狂妄,下令,让吾去捉了他”

      曹操:“元让啊,吕布的这点小计量都看不出了,他想急我军出战”

      夏侯敦:“出战就出战,还怕他吗?”

      曹操叹了口气道:元让啊,他们有几万骑兵,我军就三千虎豹骑,你没看见陷阵营也来吗?这里地方太窄,打大军难以展开阵势,做事要学会看、想,不要在没头没脑的了”

      曹操往右边一看,刚好看到张飞到哪里咕咕大骂:“三姓家奴,三姓家奴,哥哥啊你让我去戳死那个三姓家奴”,刘备只是到哪里闭目养神,曹操顿时来了坏主意。

      曹操走了过去:“哎~这吕布真虎狼也,只剩小沛一座小城还敢如此嚣张,可惜啊,可惜我军中没人打得过他,要不然…哎”

      张飞听曹操这么一说,气得哇哇大叫:“曹丞相,看我如何戳吕布一个骷髅!”

      旁边的刘备一听心里大骂曹操:“你这奸贼,老狐狸,我刚丢了徐州,张飞要再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什么去争霸天下!”连忙叫住张飞,同时叫关羽去拉他回来,到耳边说了些什么……

      吕布也知道,有曹操跟刘备这两只老狐狸到,恐怕没人来跟他单挑了,自己对古代兵法知知甚微,于是把目光投向高顺:“高顺,你直接说吧,如果是你,往何处扎营啊?”

      高顺想都没想,直接到:“右边不远,有一山,山中有水,扎营讲究依山傍水,就哪里最适合了”

      吕布:“好~就按你说的办,不过总是要教训一下他们的,你的陷阵营应该练练手了”,历史上,郝荫叛变后,吕布日益疏远高顺,最后把陷阵营交给了魏续统领。

      说到陷阵营,高顺顿时眼泪模糊,陷阵营由高顺一手训练,就像养孩子一样,长大后被主公交给魏续,现在又回来了,就像爹娘见到了离家出走的孩子。

      高顺强忍住不让眼泪留下来,大声道:“陷阵营全体将士下马!”,七百大兵动作迅速,下到马下站好。

      高顺大喝一声:“集!”,陷阵营迅捷于阵前整齐排列七队,高顺下马:“主公,我冲曹军的右上翼,你冲曹军右翼,冲过即可,不要恋战”

      吕布豪笑到:“高顺只管去,我理会得”

      高顺把枪交给亲位,拿着与陷阵营一样的武器大步走入阵中……

      曹操军见陷阵营出阵,不敢马虎,马上让夏侯惇引五千兵对准陷阵营,同时曹操也看出了吕布军的主义,马上让曹仁加强右翼的防守,曹操也清楚,吕布军要冲过去的话,那肯定没法挡住,只想占着兵力优势,多消耗吕布的兵力。

      陷阵营踏着整齐的步伐慢慢靠近曹操军,离曹操军还有80步时,突然停下,把刀柄插地,弯弓搭箭,一气喝成,咻咻~,七百只箭直飞曹操军而去,顿时,夏侯惇军中到下了三四百!我的天,陷阵营的射箭准确度居然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上!而且是距离120米之遥(一步1.5米)的地方,这道古代是非常了不起的!

      夏侯惇气得哇哇大叫,他跟陷阵营有过两次交手,弓箭还击?不行,陷阵营的装备让弓箭显得毫无价值,最多也是充当瘙痒的角色。

      气归气,夏侯惇还是快速的组织了冲锋,要跟陷阵营去拼命,就到其冲锋过程中,陷阵营又射了3批箭出去,夏侯的五千兵冲到阵前时才三千多了,陷阵营迅速背好弓箭,取其大刀,高顺大叫一声:“圆!”

      队型迅速变成圆形,外围持大刀,中间持弓箭,夏侯惇冲第一,后面的亲兵也是拼命地追他,就差几步就要冲到陷阵营,咻咻~,几十只寒箭直奔夏侯面门而去,这夏侯也果然是悍勇过人,借着冲力,马上倒地一滑就冲到了阵前。

      他猛陷阵营的将士也不是吃醋的,顿时就三把大刀就招呼过去,夏侯连忙挥抢格挡,速度相当之快,你双拳难敌四手啊,档住了致命几刀,可再也挡不住,阵中弓箭的招呼,顿时就中了两箭,幸亏他的亲兵及时赶到将其救下。

      “每所攻,无不破”,吕布想起了历史对陷阵营的描述,刚开始,吕布真的想不通,一个区区七百人的队伍为什么能对付数倍于自己的敌人,现在吕布知道,原来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将领。

      古代的冲锋陷阵都是由一些猛将带头,有气势有威力,可也危险,话说:兵事军的胆,将是兵的魂。将一死,士气大散……

      陷阵营这样攻击,真正的吕布恐怖也不敢打包票躲过陷阵营的圆子阵。

      高顺大喊一声:“散!”

      陷阵营立即有变阵,阵型很稀疏,都抄起了大刀,恶狠狠地招呼曹操军,陷阵营的装备那不是盖的,一般的刀枪,就当它到骚痒痒,只攻不守,大刀所过,血肉横飞,陷阵营就像一台绞肉机器,翻冲入其阵者,要不是拦腰斩断,要不就是重头带脚而断……

      震惊!吕布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陷阵营的恐怖战力震惊得目瞪口呆,“主公…主公…”张辽叫到

      吕布这才冲震惊中恢复过来:“啊…文远,什么事”

      张辽道:“快下令吧,趁陷阵营大胜之机,我们赶快冲过去”

      吕布看到战场的一幕幕,没有害怕,反而觉得跟兴奋,手高举方天画戟,大声道:“孩儿们!杀敌时候到了,随我杀!”

      两万并州铁骑,逼到小沛城里早就受不了,难得今天主公亲自带队,顿时杀声大作,跟吕布后面杀去。

      此刻,吕布如有神助,仿佛声上有用不完的力量,逼得难受,终于仍不住仰天长啸!震得曹操军,甚至小沛城里都能听见……

      赤兔马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飞奔曹军右翼而去,曹仁那能不知道吕布神威,只是到阵中指挥,不敢靠近吕布,赤兔马靠近曹操军的一刹拉,突然一跃,直接跳如阵中,方天画戟往人群一扫,顿时头颅、残肢、内脏横飞,所过之处无一合之敌,更有甚者看到吕布这变态,直接跑得远远,生怕一不小心就成了他戟下之魂!

      张辽带着并州铁骑到吕布后面,犹如一辆辗车,过后留下的是血肉模糊的尸体。

      吕布军跟曹操军,数有交战,可打野战的机会只有那么几次,在当时的中原,可以说吕布的并州铁骑,野战无敌,可惜有勇无谋的他,老是种曹贼奸计,使得并州铁骑没怎么出战,吕布就挂了!

      吕布军,轻易穿过曹操军右翼,直奔而去,也不追赶,陷阵营此时也追着曹操到了阵前,这一幕似乎太滑稽,几千军居然被区区七百追着跑。

      曹操大怒,感觉到自己受了奇耻大辱,大声道:“吕布小儿,欺我营中无人吗?许褚,乐进、李典,你几人一人引两千军,围住陷阵营,务必全歼!”

      几人各引了两千兵就去围了陷阵营,突然陷阵营前出现一个大胖子,都十月的天了,还袒露其腹,手里拿了一把比人还高的大刀,凶悍无比,大声:“陷阵营今天将到我许褚手里终结”

      说着就冲了过去就是一刀,陷阵营装备精良谁都知道,可是这许褚一刀硬是把那陷阵营士兵,劈着两半,顿时陷阵营也不断有人倒下……

      吕布策马回望,看越来越多的人把陷阵营围住,心里担心得紧:“这精兵虽是精兵,可是毕竟是人,曹操手下大将也是不简单的,要是把高顺搞挂了,我那我吕布还不哭死?”

      吕布对着部下高声道:“孩儿们!曹操要把我们的陷阵营吞掉,你们答不答应?”

      两万大汉扯起嗓子:“不答应!”

      吕布:“随我杀回去去!”,旁边的张辽心里道:“主公转性了?”

      曹操军外围,看见两万并州骑兵又杀了回来,惊恐大声到:“吕布有回来了~!”,竟然纷纷闪开,只有中间的精锐列好阵等吕布军的到来,那大胖子许褚,听说吕布回来了,嘴上笑开了花:“NN的,终于可以杀了吕布了”,顿时就由阵前跑到了阵后要去杀吕布。

      这是传令过来对许褚道:“主公叫你让陷阵营过去,把兵撤一边”

      许褚气呼呼的大喝道:“撤一边!”

      心里却暗暗道:“主公,怎么搞的嘛,我都快杀了吕布了”

      (新书出炉大家多多支持,有票的咂个票,没票的来个收藏,谢谢)

      

    火之马飞蹄狂奔,其后远远处还有几千骑兵,似乎在拼命的追赶。

      “蝉儿……玲儿……梅儿……”,吕布心里暗暗祈祷,可是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眼皮跳个不停,心里在呐喊着“你们可千万不要有什么事啊”,想着又去拍了一掌马屁股,赤兔也似乎感觉到主人的急躁,使尽全力的急速奔跑着。

      吕布虽是穿越而来,可是经过几个月的欣欣相处,他早就融入了吕布的角色,他们就是他的亲人,这个家让吕布感到了许多的温暖,让他感受到了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东西,他不希望他们任何一人出事,可是那色鬼曹操以及那个隐藏的很深的刘备能放过他们吗?他不敢赌,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只有朝好的方面想了,但愿不会是他想的那么糟糕!

      临淮城,由陈宫与张辽率领的残军昨天刚度过洪泽湖,昨晚就开始了倾盆大雨,临淮城被吕布讨伐寿春时已经清洗过,官员也是诸葛瑾选拔的,他们很容易得到了安置。

      陈宫面色惨白,眉目之间深深的陷了个黑圈,张辽、藏霸早已鼾睡。陈宫面无表情道:“皓月啊,你说我怎么像主公交待,主公的家人居然全部被…,你说我怎么就活生生的出来了,而主公的家人却落入如此下场啊”说着眼泪冒了出来。

      杨瑞龙叹了一口道:“想不到曹操军早有准备,竟然跟刘备联合害我主,把我等我等打得个措手不及,害主公家人如此,我等当以死谢罪。”

      突然一声爆喝传了进来:“我看谁敢死!”

      转眼间,吕布的赤兔马直接飞进了大堂,全身湿淋淋的,憔悴的面庞流荡着丝丝雨水,飞身下马道:“没有我的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