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战争女强 > 《恰似寒江遇暖阳》古暖暖江尘御

    《恰似寒江遇暖阳》古暖暖江尘御完本阅读

    作者:龙湫

    书名:《恰似寒江遇暖阳》古暖暖江尘御

    更新时间:2022-05-14 11:08:25

    来源:zs

    喜欢《《恰似寒江遇暖阳》古暖暖江尘御》的朋友可以看到作者龙湫的内心世界,龙湫的思维总是那样的跳跃,在字节之间来回跳动的灵感让人眼前一亮,龙湫为大家描绘了一个神奇而美丽的世界,容欢笔下的人物《恰似寒江遇暖阳》古暖暖江尘御栩栩如生,充满了独特的魅力,《《恰似寒江遇暖阳》古暖暖江尘御》生死绝境禁术重生,天降系统画风不对。眼看着自己好几次差点被这位“师尊”给套路了,楚千觉得自己是不是命犯太岁……掐指一算,命数变了。桃花不断,各色姻缘纷至沓来,偏巧“师尊”爱吃醋,屡屡搅黄好姻缘,敢情谈个恋爱得它先过审。如果不是系统
    《恰似寒江遇暖阳》古暖暖江尘御完本阅读

    第十三章

    第二十章 赤子之心

      上官先生听见响动,特意跑进女儿房间,从阳台上看了一眼。

      正巧楚千上楼,打算把U盘放回去。

      “小楚啊,这么冷天还往外跑啊!”上官先生问。

      “这个假期在准备小论文,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我去打印了一点参考资料。”楚千笑了笑,“总看着电脑,觉得眼睛挺累,还是纸质的好。”

      上官先生赞同地点了点头,嘱咐楚千早点休息不要熬夜就回去了。从他嘴角满意的弧度看来,楚千刚才的表现又获得了加分。

      看了看时钟,楚千终于发现这一天快要过完了。因为随身空间里面时间流速是外界的十倍,他感觉自己做了不少事情。

      想到还有几个小时就可以重启系统,楚千心情相当愉快。

      小隐还在药田那儿忙活着,楚千去看了一眼,发现幼苗还是那个样子,没什么要成长的意思,随便问了问情况,便进了宅子。他忘记了书房的位置,连续找了三间才找对,又发现忘记拿笔,于是心念一动再动。

      等他终于坐下来打算看看资料的时候,发现有点累了。‘原来进出空间都会消磨精神。’楚千决定以后还是少频繁进出的好。

      小隐敲了敲门,问他要不要一起泡药泉。楚千也想趁此机会休息一下,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他在药泉中盘膝而坐,开始摸索着根据之前的感觉引导灵气进入身体,循环之后再让灵气归于言海慢慢消化,不多时言海就有了饱胀的感觉。他并没准备冲击季海,毕竟修炼也是需要精神控制真气的,他现在精力不济,不想冒险。

      泡了一会儿,他就先离开,留小隐一个人继续:“赶明儿卿涟放假回来,我带你出去买几身衣服。”

      “不用,小爷的身体不会产生污垢,你有一两件旧衣服给我就可以了。”小隐淡淡地看了楚千一眼,兴致缺缺。

      “怎么说你都是女孩子,怎么能捡男人的旧衣服穿?”楚千劝着,“就算你想当假小子也总得有行头,对吧?”

      小隐不为所动,连看都懒得看楚千一眼,沉浸在修炼之中。

      她是隐元溶血参化形,药中极品、天生灵性。虽然根骨奇佳且拥有亲近灵气的体质,但到底不是天生灵体,资质方面已经算上乘但并没有什么成长空间;反观楚千天生灵体,对灵气的吸收率是常人的数倍,而且这体质还能与其他体质融合,修炼速度根本不是她能比的。

      正因为如此,她才要不停地努力,就连关顾药田的时候,也是在不停地运行真气。毕竟遍布灵草的地方,本来地质就灵气充足,哪怕只是一株又一株的幼芽,周围的灵气浓度也是寻常地界的数十倍不止。

      这个随身空间中的东西,无殇大帝是从外界直接转移进来的,而且整个空间遍布禁制,将一整条巨大灵脉禁锢其中。

      药田就坐落在灵脉分支盘亘交错的地方,而药泉的下面是整个灵脉灵气最充足的节点。所以除了药泉的土壤其他哪怕是药田都不能够满足小隐的需要,也完全说得通。小隐巩固修为的时候,楚千睡了一会儿,确定精神恢复,就开始看资料,并且标注出需要的知识点。等隔天卿涟回归,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在随身空间中使用系统了,到时候想查什么都可以。

      不过想想卿涟之前的态度,恐怕这次免不了被涮一顿。

      ‘不管了,先看资料。’打印回来的资料厚厚一叠,花了楚千几十大元,对于目前只有三千余元积蓄的他来说,已经是相当奢侈的行为了。

      怪只怪他不习惯在手机上看资料,而电脑又是台式的,也不像系统那般可以充能,没有电源可接搬进来也是白瞎。

      “下个学期开始,我得争取奖学金了。”楚千靠在椅背上,仰头望着房梁,“或者我好好工作,让红姐奖励我一台电脑?”这个好,这个好。

      他把所有资料看完,已经觉得头晕脑胀了。实际上看到一半的时候,他就已经状态不在,但还是勉强把事情做完了。草草整理了一下桌上散乱的资料,他连动都懒得动,就趴在桌上睡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披了条薄毯,楚千就知道是小隐来过了。

      估么着24小时快到了,他叫上小隐,心念一动离开随身空间。

      “还有半个小时。”楚千瞄了一眼时钟,低头对小隐说,“刚才在超市买了起司蛋糕,吃吗?”

      “那是什么?”小隐的目光却在望着一个装饰性的小花篮。

      花篮里面的鲜花早已经枯萎,营养土失去水分硬板而干燥还落了些灰尘,楚千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上官彤拿过来的。

      “我想要那个。”小隐满眼期待地望着楚千。

      “营养土?!”楚千愣了楞,“你现在已经化形了,那个不适合你。”顿了顿,他又说,“再说了,这东西都已经过期好久了,不好了。”

      小隐嘟着嘴,一手拽着楚千的衣角。

      “你是女孩子,女孩子就应该喝柳橙汁、吃起司蛋糕,明白吗?”楚千挑了挑眉,不由分说往厨房走去,也不管小隐在后面拖着。

      在得到起司蛋糕以后,小隐仔细嗅了嗅,很干脆地放开楚千,欢天喜地地跑到一边,用手抓起来就吃。

      楚千无奈地扯了扯嘴角,顺了张纸巾,给她擦嘴上的残渣:“想不想跟哥哥去买漂亮的衣服啊?”

      小隐犹豫了一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在外面,要叫我哥哥。”楚千觉得自己有点像是在拐卖,“叫声我听听。”他一边说,手上也没闲着,把小隐抱到水池边上让她洗手。

      ‘家里应该添个小木凳了。’他这样想着。

      小隐疑惑地看了楚千一眼:“爸爸!”

      “恩?!”楚千尴尬地扯了扯嘴角,“我看起来老吗?”

      小隐点了点头。

      她是灵药化形,赤子之心,她的行为不会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做事也全凭喜好。楚千给了他一种沧桑的感觉,并不像是个年轻人,因此她并没有改口的意思。

      楚千仔细一想,心道摊上大事了。卿涟调侃是小问题,让隔壁上官家知道了,他浑身是嘴都说不清。

    ,由着楚千闹腾,楚千不大点就敢打开窗户往上官彤家阳台蹦。

      上官家两口子就是看着楚千长大的,小时候宠他宠得紧,就当是自己家的孩子,宠溺程度比之楚家夫妇还要来得厉害。

      从小两家就认为俩孩子将来八成能是一对,一点没有阻止的意思,由着楚千带上官彤出去,玩得满身脏回来。直到楚千上了初中,跟了些不着调的朋友,学了些游手好闲的烂本事,上官家两口子才觉得这孩子得管。

      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