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战争女强 > 皇上,我可以给你生娃吗?

    皇上,我可以给你生娃吗?第52章完结在线

    作者:狼相如

    书名:皇上,我可以给你生娃吗?

    更新时间:2022-05-14 11:00:04

    来源:wx

    独家新书《皇上,我可以给你生娃吗?》由著名作者狼相如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皇上,我可以给你生娃吗?,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那么皇上,我可以给你生娃吗?的结局究竟会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故事,从少年刺客出村寻找师父说起……...
    皇上,我可以给你生娃吗?第52章完结在线

    第五章

    第五章 怪人

      村外那条曲折的羊肠小道并不算长,但霍格的双脚无论踩着什么样的路面,都还是觉得自己仍走在那条羊肠小道上。

      一直走到了一个小镇上,霍格才停下脚步,开始思考如何找师父这个问题。

      小镇名叫采尔,位于大公国的西北偏北方向,再往北走几十里就可以进入斯特劳亲王国,整个小镇大约有两三千人口,由于南来北往的旅客和商队不少,小镇里的旅馆数量不少,霍格选了一家又破、又烂,但最便宜的旅馆住到了里面。

      如何找师父是一个极为重要又极为困难的问题——霍格出村后才意识到,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叫什么,自己总不能见到一个人就问:“你见过我师父吗?一个白头发的老头。”

      不知道自己师父的名字或许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一个人只有在遇到特殊情况时才会隐瞒自己的名字,不将名字告诉对方是一种极不信任的表现。但对于霍格来说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因为村子里的人都没有使用姓名这一个概念,屠夫就叫屠子叔,种苹果的夫妇就叫苹果叔和苹果婶,酒馆老板就叫老板,名字这东西在村子里似乎根本没有什么用处,霍格虽然有个名字,却从来没被人使用过。

      为了思考如何寻找不知道名字的师父这个问题,霍格在采尔镇一住就是半个月。在半个月里,他接触到了不少人,整个人变得开朗起来,话比过去多了些,脸上的表情也更丰富了一些,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师父所说的那种“历练“,如果是,那么到目前为止历练似乎是件很轻松愉快的事。

      当然,最让霍格高兴的是他触摸到了很多新奇的东西,算是大开“手”界,每天无论什么时候,他的双手都脏得要命,就连那一嘴大黄牙的旅馆老板都经常督促着他洗手,免得影响了其他顾客的食欲。

      若不是这天旅馆门前走过了一个奇怪的人,霍格很有可能再在这里住个一年半载。

      这天的天气是多云,小团小团的云彩在天空飘过,太阳时现时隐,像是在玩捉迷藏,霍格看到怪人的时候是下午接近晚餐时间,他正在触摸、研究着一根竹杆,霍格从来没见过竹子,无法想象植物的外表会如此光滑。

      这个奇怪的人比霍格略高,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很瘦,穿着一件灰白色的衣服,看起来十分坚韧,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衣服没有袖子,怪人的双臂露在外面,每只手臂上都有很多纹身,密密麻麻的将整条手臂的皮肤包括手指和手掌都覆盖起来,如果不是他脸上的皮肤是白色的,霍格会认为他就是一个黑皮肤的人。

      霍格看到这个怪人的时候,怪人正低着头缓慢的往前走着,一群孩子因为他的奇怪打扮开始向他扔石头,石头打在怪人的后脑勺和背部却完全无法引起他的注意,他仍是一步步往前走着,霍格注意到怪人每一次向前迈步的时间、每一步的跨度距离都一模一样,精确得像是小镇钟楼上的那口大钟。

      霍格好奇怪的学着怪人的样子跟在他的身后走着,他当然没办法像怪人走得这么精确。禁魔戒指已经摘下,原本飞向怪人、现在飞向霍格的石头都划出一个怪异的抛物线重重的砸在地上,而且一落地就像粘在了地上一样,丝毫不会滚动。

      怪人好像现在才查觉到了身后有异样的情况,他停住了步子,回头看向霍格以及仍然在向这边飞来,却摔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石子。

      “生命祝福?”怪人面无表情的就说出了霍格的情况。

      “你怎么知道?”霍格惊讶得仿佛看到了马萨·维尔正在向自己做鬼脸,从石头的下落速度和飞行轨迹不难看出这是重力魔法,但直接说出霍格接受过生命祝福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很简单,以你的年纪来看,就算能够施放也不可能默发重力魔法,我没有听到你念诵魔法咒语,唯一的可能性就只剩下生命祝福了。”怪人用极为平淡的语气说着,仿佛在述说今天的午餐吃了些什么一样。

      “哦,那个……你要去哪里?”霍格不知道是否应该夸奖一下怪人的头脑很聪明,这是他新学会的一种叫作称赞的东西。

      据说每个人都很愿意听到别人称赞自己,但是霍格觉得怪人如果想得到称赞的话,语气里应该有一些炫耀的成份才对,他对于称赞这门学问的掌握还不是太熟练,不敢胡乱使用,旅馆老板曾经对霍格说过,称赞得不好很容易会让对方反感,霍格当时立即称赞了旅馆老板的博学,果然让旅馆老板很是高兴了一阵子。

      “我要去哪里?不知道。”怪人对霍格失去了兴趣,低着头继续慢慢往前走。

      “不知道?你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霍格对怪人的兴趣却是越加浓烈。

      “知道要去哪里可以走,不知道要去哪里也可以走,我往有路的地方走,走到哪里算哪里。”怪人没有回头,继续走着。

      “既然不知道要去哪里,那就不要走了吧。”二人已经走了一段距离,那群顽童没有追来,身后已经没有石头飞舞,霍格一边说着,一边重新戴上了禁魔戒指。

      “不走了吗?那就不走了吧。”怪人居然真的停住了前进的步伐,走到路边上坐了下来,很像是一个乞丐。

      霍格也走到路边,挨着怪人坐下。

      怪人没有说话,眼睛平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霍格同样没有说话,他在观察怪人手臂上的纹身,他很想伸手去摸摸,又怕怪人会介意。

      “你在想什么?”霍格好不容易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怪人似乎很喜欢“不知道”三个字。

      “不知道想什么怎么想?”霍格觉得这个问题比不知道要去哪却一直往前走更加复杂。

      “如果我知道答案,我就不会再想了。”怪人的语气有些无奈,这是霍格第一次听到怪人的声音里带有情绪,先前怪人说话的时候语调都很呆板。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这不知道是什么问题的问题呢?”

      “从我知道我不是人的时候。”

      “你不是人?”霍格歪着脑袋先看了看怪人的耳朵,不尖,不是精灵;又看了看怪人的脸,没毛,不是兽人;而怪人的身材已经说明了,他绝不会是个矮人。

      “我不是人。”怪人又重复了一次。

      “那……你是什么东西?”霍格没有查觉到自己这句话很像是在骂人。

      “可能这就是一直困惑着我的问题,我是什么东西?”怪人像是在骂自己。

      “或许你根本就想错了问题,你应该想,你不是什么东西?”霍格继续骂人。

      “不是什么东西?当然不是人,这有什么可想的。”怪人继续自骂。

      “或许,困惑着你的问题并非‘你是什么东西’,而是‘你不是人’。”

      “或许吧,这又有什么区别,我不是人,我是什么东西。”

      “那么现在你应该想的是:你为是什么要是人。”霍格漫不经心的说着。

      怪人终于抬头看向了霍格,问道:“为什么要是人呢?”

      “是啊,为什么要是人呢?我师父说世事险恶,人心凶险,苹果叔也说防人之心不可无,这都说明人是很可怕的,如果你不是人,那我就不需要防着你了,这不是很好吗?”霍格的思维方式很独特,这是他师父十多年来特殊教育方式的成果。

      霍格的知识量小得惊人,除了识字和知道一些常识之外,他连钱币都没有见过。孩童们总是会无尽的问题,每当霍格想到一个问题去询问师父时,师父总是会让霍格先去自己寻找答案,找不到也尽量自己猜,直到霍格找到或猜出十多种,甚至数十种答案之后,才将最接近正确答案的猜想提出来,整合到正确答案中,分析给霍格听,这让霍格养成了一种能客观分析及思考问题的习惯,所以他能够分析出困扰怪人的真正问题,能够引导怪人去自己解开这个问题。

      “你有个好师父,人确实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种族,我不是人,所以你不用防着我,永远不用。”怪人的表情仍然没有变化,语气中却出现了一些兴奋的情绪,他已经解开了心中那个一直困扰着自己的问题。其实这并不是太复杂的问题,只是他想错了方向,钻到了牛角尖里,而牛角尖容易钻,想要退出来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了,霍格只不过是把怪人从牛角尖里“拔”出来而已,这让怪人对霍格充满了感激之情。

      “我有一个好师父,可惜我找不到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找他。”霍格帮怪人解决了问题,可是无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你很聪明,慢慢找总会找到的,很高兴认识你,我也很愿意帮助你,我叫零。”怪人的声音恢复了先前的呆板,或者说平静,向霍格伸出了右手。

      “零?真是奇怪的名字。”霍格微笑着握住了怪人的手,也终于如愿以偿的摸到了怪人皮肤上的纹身,纹身其实是摸不出来的,但霍格握住的手却十分的冰冷,几乎没有温度,仿佛多握一会就会连霍格自己的手都会被冻住一样。

      “是的,零,这是我自己取的名字,我的全名是‘零号完成体’。”

      

    子汤已经一半下了肚,更远处的碗、盘里已经空空如野,他狼吞虎咽的模样就算是看的人都会觉得胃口大开。

      这是真正的食物,是可以让人爱上的食物。

      在村子里的时候,食物都是霍格自己做的;在小镇的时候,食物是旅馆提供的,甚至比他自己做的还要难吃,而这正宗大酒馆提供的食物都是经过精心烹制的,甚至因为客人太少,霍格点的食物在烹制时厨师还更加用心。

      当然,太好吃的食物有时候也是致命的:霍格有三次噎住,五次哽住,若不是伙计手脚快为霍格端了杯水来,这位年轻的刺客很可能就得交待在这儿。

      霍格正吃着,突然看到一群人鱼贯走进酒馆中,为首的正是那个英俊的外国青年。

      跟在青年后面的十多个人身着统一的制服,无轮是从气势、武器、装备上来看都不是先前那群保镖可以比拟的。

      这群人进门后就熟练的找到了各自的位置,其中四人一字排开守在门口,防止有人逃跑;两个人守在了通向二楼的楼梯口,掐断了有人上下楼的可能性;另有一个人来到了霍格面前,其余的人则散开围住了女子佣兵团。

      唯一没有参加合围的只有那名青年和站在他身边的一位老者。

      英俊青年屁股上的剑伤显然好了很多,他虽然走路还一瘸一拐,但至少瘸得很顺滑、平稳,让霍格感觉他似乎天生就是个瘸子。

      霍格早在对方有一人来到自己身前时停止了继续用餐,他看了看周围的局势,估算了一下双方的实力,确定英俊青年带来的人能够获胜,既然对方还有专门的人来盯他,说明他也成了对方的算计的一员。